小说阅读

美肉娘

发布日期: 2018-04-10 小说分类

    美肉娘

    我;家庭幸福,有一个哥哥;爸爸,是医生;妈咪叫依玲,开了一家服装店。
    跟我差一岁的哥哥是我的性启蒙老师;他总把他听来;及实战经验跟我分享。
    而一切的故事都要从丽莉阿姨说起??
    丽莉阿姨常来家里玩;总穿着时髦暴露的紧身衣裙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;娇嗲的说话声、那搔首弄姿的模样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「跃跃欲试」。
    丽莉阿姨是妈咪的闺中好友;可以说是看着我跟哥哥一起长大的。
    阿姨是公认的美女,气质高雅,身材高挑胸部坚挺,走起路来两片淫臀摇摆;很是诱人;长的超像杨思敏的说: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姦的女人。
    记得小时候因为阿姨单身还常常到她家去住呢;由于她把我当小孩看;不但帮我洗澡;睡前阿姨更是脱的一丝不挂;还抱着我亲,小时后总觉得被女生亲怪不好意思的;没想到却是我日后最甜蜜的回忆。
    一直到国小,阿姨才在美丽的胴体外罩上一层薄纱内衣;但如此反而更显性感。一直到小学还常去陪她睡呢。
    小学二年级时,无意中;在爸的衣柜中发现了一本金髮美女全裸;搔弄那蜜汁淋漓的美;及抓握一对乳波蕩漾的豪乳的月曆后,便对女体产生浓厚的「性趣」那件事对小学的我产生了莫大的冲击。
    此后;凡是看到美女,便会联想到她们全身脱光的模样。由于丽莉阿姨常到家里找妈咪;因此很自然的;我便把淫邪的念头动到丽莉阿姨这块丰润的美肉上了,但是真正坚定我敢纵情去姦淫这些美的却是?
    记得有一次过年时;妈咪煮了很多菜,邀了丽莉阿姨;而爸爸则邀了叔叔;来家里吃年夜饭,一阵酒酣耳热后;妈咪首先醉倒了;只剩下妖艳的阿姨,不久阿姨也不胜酒力的醉倒了。
    分别把妈咪和阿姨扶进房休息后;爸爸对叔叔使了使眼色,接着拿出5000块要我跟哥哥出去玩;晚点回家没关係,他们有事要聊聊。哥分给我2500元后高兴的走了,我则晃了一圈后觉得无聊而提早回家了。
    从窗户;我看到爸爸跟叔叔偷偷偷摸摸进入阿姨睡的客房。我好奇的躲在门缝外看;心想可能是阿姨喝醉身体不舒服;爸爸要帮阿姨治疗,接着听到
    「大哥;大嫂这么美丽贤慧,怎么?」
    「你懂什么;丽莉这个骚货我早就想她了,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,我怎么会放过,刚才喝酒,我故意把她灌醉,你以为是为什么?」
    「你不干我可自己用了!」
    接着他们把昏迷不醒的阿姨脱个精光,分别舔起淫肉穴及一对美乳来。
    「赶快上呀!我忍不住了」
    「对,免得待会那两孩子回来就坏事了。」
    说着,爸爸提起那大肉根,就往早已蜜液直流的淫一声「嗤!」的送入,做起活塞运动来,阿姨被这突如其来的肉棒插的「啊!啊」的醒来,并娇喘连连叫嚷着。
    「啊!姐夫!不要插…不要搞我…姐夫…我是你小姨子啊…姊姊她…」
    爸爸不理会的继续抽送着「啪!啪!」声不绝;阿姨仍然如泣如诉的哀求着,当她像是要高声呼救时,叔叔见状,蓄势待发的鸡巴,迅速的塞入阿姨的口中;后来,阿姨也不住的摇摆着美臀迎合着抽插。
    最后,他们在阿姨的淫穴、淫嘴、娇嫩的菊花蕊射满了白浊的精液。并让看来像淫妇的阿姨帮他们舔乾净;才满意的离去,我隐约听到
    「跟你说她是个淫娃,信了吧!」
    「没想到这么美的女人竟这么骚浪,搞起来真够劲,尤其她的浪叫,害我洩不少阳精出来」而他们完全没注意到一直躲在外偷看的我;只留下全身涂满精液失神的阿姨惹人怜爱的躺在床上。
    我则握着胀痛的肉棒套弄,发誓一定要把白浓的精液射在丽莉阿姨那如仙女般美丽的脸蛋上。
    早上起床后,阿姨、爸爸、叔叔仍像没发生过什么事般的寒暄着呢。
    而后来从偷窥阿姨上厕所;到从桌底偷瞄阿姨那透明蕾丝内裤里若隐若现的神秘黑森林,逐渐地视觉上的享受已不能满足我。
    正值青春期的我;加上阿姨随着年龄而逐渐烂熟的肉体;再撒上Chanel的5号香水;真是诱人。更加坚定我一定要不择手段得到丽莉阿姨;到那不断对我散发着淫香的美。
    皇天不负苦心人;好不容易说服爸爸;说要考试了,却又常失眠,总算让我骗到几颗安眠药。
    接着计划就开始进行了;刚好一次妈咪找阿姨来家里,但是妈咪却临时接到电话必需出去;因此就交代我告诉阿姨不用等她了,我则心喜若狂的保证我会好好「招待」阿姨的。
    不久,丽莉阿姨果然来了,我说妈咪有事出去一下,马上回来。要她等一下;然后,我便自告奋勇要煮咖啡给阿姨喝,果然阿姨不疑有它,高兴的答应了,阿姨不知道她喝下的是我特别为她调配的「特调coffee」;还称讚我煮的咖啡很香呢!还不晓得她已经一步步走入我的淫辱计划了;待会我将让她尝一尝我最美味的肉棒。
    不久阿姨果然昏昏欲睡了;我淫笑着向阿姨走去,阿姨蒙中的问:「小杰,你要做什么?」
    「我?我扶阿姨去我房间休息一下吧!」
    也没等阿姨答覆;我已经抱起阿姨往我房间走去,心里却想着:「阿姨我要上奶啊。」
    让阿姨躺下后;我并不急着把阿姨脱光,架设好预备的V8;我先欣赏着这我梦寐以求的丽莉阿姨,一方面盘算着该如何享用这块禁脔。
    岁月似忽并没在阿姨身上留下任何痕迹,只为阿姨带来一种成熟抚媚动人的神态,那浓纤合度、婀娜多姿的体态,胸前那对丰润的美淫乳;高挺的嫩白美臀,无一不是极品,不愧是当过最佳模特儿的丽莉阿姨。
    虽然我极力控制,但下方的肉棒早就不听摆布的高高翘起来;并不断抖动着想要跃跃欲试。
    解开豹纹的比基尼胸罩后,阿姨那两团似乎久未人事的白嫩肉,像被禁锢许久般的;被我解放出来,我吞了吞口水;忍不住对它又舔又吸又捏的,又用它暂时安抚我那不听话的弟弟;果然是如白云般柔软的乳中极品。
    看着安详的躺在我面前的阿姨,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她。把那CUGGI的窄长裙拉上来后,才发现阿姨竟穿着黑色的蕾丝吊带裤袜,加上透明的黑色内裤及几根露出的稀疏淫毛,让我的理智完全丧失,变成一头猛兽,攻击着丽莉阿姨这白的小绵羊,直到洩不出精液。
    看着阿姨这副淫样,忍不住又用相机拍了一卷照片,这才帮阿姨穿回衣服。后来我趁爸妈不在时把阿姨骗来家里。
    「阿姨我有一部电影很棒喔;要不要看一下?」
    「好呀!」
    阿姨看到录影带上的自己,生气着质问我。
    「小杰;这是怎么回事」我邪恶着笑着,「阿姨精彩的还在后面呢!」
    阿姨看到萤光幕上,自己像条母狗般被我从淫臀后干着,气愤着要把电视关掉。
    「我要告诉你妈咪!还不赶快把带子给我」「带子我有很多份,阿姨要留做纪念也没关係。」
    「不过上次奶跟爸爸、叔叔的事,妈咪还不知道吧!」
    「你?我是被强迫的,你……你还知道什么?」
    「是不是被迫的,我可不知道:不过妈咪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;妨害家庭罪恐怕是免不了的,而且?哼哼」
    「你这小恶魔,你,你要怎样」阿姨气的都颤抖起来了。
    「只要阿姨让我哼哼,我一定不会说出来的。」看到阿姨又气又羞的样子;我反而胆子大起来了。
    阿姨低头想了一会。
    「我……我答应你;但这是我们的秘密;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,好吗?」
    我满口答应了。看着阿姨欲语还休的娇柔模样,我不禁心疼的抚摸起那如绸缎般的髮丝;阿姨则温柔的品嚐着我那『性奋』的弟弟。
    「真的好大呵!」阿姨不觉的说……
    此后只要我想要;阿姨总会用各种方式满足我。
    「丽莉啊!奶们感情这么好!奶乾脆收小杰当乾儿子吧。」
    妈咪认真的说:我一边起哄的赞成;一边桌面下的手则挑逗着阿姨的骚蜜洞。
    「我……我……好啊!」阿姨脸颊微醺的应着。
    直到一天放学回家;哥哥神秘的把我叫到房里。
    「你是怎么搞到丽莉阿姨的?」
    「哥,你在说什么;我不懂。」
    「少装了;这些照片是什么」哥哥拿出丽莉阿姨的淫照说:「你再不说,我可要拿给爸爸了喔!」
    不得已,只好一五一十告诉哥哥了。
    「小杰,你真不够意思,这么好的货竟然独吞。我不管,一定要让我爽一爽才行。」
    说不过哥;只好把乾妈(丽莉)骗来,当乾妈正一边吞吐我的肉棒;一边自渎自己的淫蜜穴时,挺着大鸡巴的哥哥突然出现(预藏在门后),对着乾妈淫汁淋漓的蜜穴插入。
    乾妈还来不及反应;哥哥早就做起活塞运动「扑嗤…噗嗤…噗」声不绝。
    乾妈从此成为我跟哥的淫兽,有时我不知道:哥还带他那群死党轮姦乾妈,后来乾妈怀孕了,也不知是谁的小孩。只好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嫁了。然而即使在怀孕期间仍逃不过我们的魔爪,我们则趁机享受姦淫美艳孕妇的淫乐。
    后来,乾妈有时无法满足我的淫慾时,年近四十、仍貌似桃花,身材婀娜多姿像三十岁的高贵少妇的妈咪,则成了我觊觎的美肉了。
    尤其是哥哥把他如何偷看美丽的妈咪洗澡;着实让我血脉喷张,加上哥哥夸大的诉说,让我总是在夜里,一边幻想着妈咪美艳的粉嫩白肉,一边手淫。
    因此,只要妈咪一说要换衣服或洗澡;我跟哥哥总是迫不及待的躲在暗处观赏这场淫肉秀,看着那令人流口水的淫肉体,一边手淫直到喷射为止。
    后来甚至有一次忍不住慾火;趁妈咪午睡时,偷偷地掀开那诱人的短裙;观赏妈咪美丽的淫穴,甚而忘我地隔着蕾丝镂空内裤,用舌头去舔蜜汁、用龟头去磨擦那朝思暮想的神秘黑森林。
    有时还顽皮的轻扯那带淫香的美毛,有一次妈咪似乎燥热难耐的哼唧起来。
    我以为妈咪醒来,害怕的躲到沙发后看妈咪的反应;没想到妈咪竟一只手抚弄起那37E的美乳;另只手则伸进大腿内搓揉起来,而且发出比刚刚更淫蕩的淫叫声,看到这一景象的我;早就心猿意马;但是又鑒于乱伦,而不敢上前姦淫已变成一头美艳淫兽的妈咪,只好一直握着涨的火烧般的小弟弟拚命的打手枪。
    突然!听到开门的声音;原来是常来家里找爸爸借钱的堂哥,但妈咪好像还陶醉在淫梦中,不知道堂哥来了,堂哥走进客厅后也被眼前的淫像吓一跳;但马上即像饿狼般扑向妈咪的美艳肉体。
    堂哥每次来我家总是色瞇瞇叮着妈咪那绝美的身材猛瞧;彷彿如果爸爸不在身边;便要强姦妈咪一般;而妈妈咪总是不好意思的走进房间。有时我还怀疑他是藉口来找爸爸;其实……
    只见堂哥扒开钮扣熟练的解开胸罩;妈咪的一对美豪乳便滑了出来;一边贪婪的吸吮、边手以不及掩耳的速度,扯下妈咪湿透的内裤,玩弄起妈咪的蜜穴来。
    妈咪似乎在极大快感中妮喃着,逐渐甦醒过来;当看到堂哥正压住她疯狂的玩弄着她的肉体;挣扎着要挣开堂哥的巨大的身躯,但是堂哥怎么可能让到手的美肉挣脱。
    妈咪嘴里一直喊「不要不要!不可以!阿志」,但是身体却不听话的一直随堂哥的逗弄而淫蕩的剧烈摆动着,堂哥后来为了让妈咪不再喊叫;便把那硬的像黑铁棍的鸡巴挺进妈咪的樱桃淫嘴。
    没想到,妈咪只失神的「嗯」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;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,只是一直发出淫蕩的哼声;再也发不出声音,整个淫嘴被鸡巴征服了。
    那副极度淫乐的失神模样与平常端庄高雅贤淑;慈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,令我久久不能忘怀(妈咪真是淫蕩啊)。
    接着妈咪完全陷入淫慾当中;只见堂哥把被淫嘴舔弄得湿淋淋的鸡巴抽出;对着妈咪那早以蜜汁横流的骚;扑哧!一声,狠狠的插入并疯狂的干起来。
    没多久,堂哥又把妈咪的粉嫩淫臀转向,像公狗姦淫母狗般的,对着蜜汁四溢的美穴抽送,并发出「扑哧!噗哧!」声的做起活塞运动。
    看着妈咪绝美菊花蕾下的淫,被堂哥不停的及妈咪淫兽般的失神淫叫;我不禁一股热精全射了出来。
    过一会,堂哥也抵受不住妈咪那如泣如诉的淫蕩绝叫;而狂喷在妈咪的美肉穴中。接着抽出沾满淫蜜汁的肉棒;一手抓起妈咪的秀髮,强迫妈咪用嘴帮他把白浊的精液舔乾净。
    此时,妈咪已从刚才的失神状态中回过神来,并啜泣起来,且拒绝堂哥的巨根插入;但堂哥粗暴的硬是塞进妈咪的小嘴;一边说:「想不到婶婶的肉体这么美味;舔鸡巴的工夫又这么好;实在好久没这么爽过了。叔叔调教的真好」并威胁妈咪不但不能告诉爸爸,而且当他想要时还得设法满足他。
    看着妈咪边含着鸡巴,一边用无限令人爱怜的眼神哀伤的低头饮泣;真恨不得冲出去杀死堂哥,但随即,又想到刚才妈咪那付失神淫蕩的模样,实在令我……。
    后来;堂哥总是趁爸爸不在家,藉故来家里想要姦淫妈咪;妈咪的淫肉穴。
    起先,妈咪总是想办法避开;但有时,堂哥似乎总在我家附近徘徊。一等爸爸出门,就进来姦淫妈咪;妈咪虽极力无助的反抗;但最终仍逃不过被姦淫的命运,后来,堂哥也知道妈咪避着他了。
    一次,我藉口生病回家休息,竟发现堂哥过份的,带他的弟弟一起上门,姦淫妈咪;好让妈咪无法抵抗。
    而我目睹这场淫宴的发生,却不但不想拯救妈咪;反而觉得与其看着妈咪的美艳肉体被堂哥姦淫,不如…(可是,这不就乱伦了吗…)。
    想到淫妈咪的蜜美淫穴及令人爱不释手的玉乳…
    邪恶的念头一闪,我偷偷地回房间拿出V8;想把这场淫美的淫肉宴拍下来;并拍成照片,像作品般的欣赏妈咪那美艳的淫肉体,被肉棒无情的弄,美艳慈祥的脸庞被阳精涂满而显出的淫蕩模样。
    然而这淫慾的快感却征服了我;教我无法自己;一股强烈的想姦淫妈咪的念头涌上竟不能克制。
    试药
    虽然曾经在医院下班后到医院找爸爸时;发现身为名医的父亲竟正在姦淫每个患者医生都想追的美女,长的很像中山美穗的护士长(看她只轻轻的发出嗯,嗯的喘气声应该是被迷姦吧!我想)。
    但由于药柜管制一直无法弄到安眠药;只好把脑筋动到家里开药房的阿伟身上,他竟一口答应了(后来才知道,原来他早就想迷姦她那长的酷似姜文淑的母亲,只苦于狠不下心乱伦)。
    我们约好在某五星级饭店讨论;阿伟神秘的,从桌下拿出一包药丸及一瓶液体(我猜是乙醚)说:「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我爸那弄到的,要省着点用喔。」
    我建议先试用看效果如何;正巧隔桌来了一位带着两个小孩的美少妇,看来不出30岁,一身香奈儿的套装;不但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;更显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;看来至少有37D的美乳。
    如果那小孩不是叫她妈咪,实在看不出来她是两个孩子的妈,长的又像关之琳(真羡慕她老公可以姦淫这样的美),于是便锁定了她为目标。
    阿伟先趁没人注意把FM2放进她的水杯;接着躲进女厕所等待时机。我则在外接应;不久她果然有点晕眩;要进去化妆室;我便尾随而进(天助我也,厕所竟正好没人)。
    由于药效还未完全发挥,我便用沾乙醚的手帕上前住她的口鼻;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拖入阿伟早已守候的第二间厕所……
    我们让她趴在马桶上;我先掏出我早就胀的快爆掉的老二入她的小淫嘴湿润一下;而阿伟则迫不及待的把她的套装拉上腰际;露出雪白的粉臀(哇!雪白色的蕾丝缕空内裤),舔起她的阴唇来。
    而我的双手也没闲着,扯开上衣疯狂的玩弄她的美乳(竟有粉红色的乳晕),不一会她的蜜穴就湿得不像话了;我捉着她那如丝的秀髮猛烈的着淫嘴,而阿伟则已经拨开两片充血的阴瓣;插入那片乌亮阴毛下的桃花源,不断的抽插起来。
    我们直得她喘气嘘嘘;并失神的呻吟起来;我们又让她坐着。阿伟她的蜜;我则她的菊花蕾肉,成为男女男的姿势。
    最后阿伟在她暖烫淫水的浇灌之下狂喷在她的子宫穴肉内,我则洩在她那动人的脸庞,我们如胜利般的观赏着这幅美淫图。然后离开;谁知一个美艳的女服务生因为孩子的妈不见过久,竟向这走来。
    我们交换了一下邪恶的眼神;拿起预备的手巾对着她如法泡製一番。我跟阿伟仗着体力;硬是又在两个美人身上留下我们这周的存货。看着两人身上的全身及淫肉穴沾满白色的黏稠液;这才满意的离去。
    经过餐厅时;看着那两个无辜的小孩;想到刚才才姦淫着她们的妈咪呢!
    美母之初淫
    之后;趁着爸爸值夜班;哥哥又不在时;用FM2把我朝思暮想的妈咪给姦淫了。
    那一对美乳及穿着全套蕾丝内衣、发亮的阴毛、黑森林之下的美、粉嫩白的肌肤、诱人的美腿、体无一不让我心蕩神驰。
    记得第一次由于太激动竟在妈咪的淫嘴里就洩了,但是看到浓稠的液体从妈咪的淫嘴中缓缓流出;让我的肉棒马上就又勃起了。
    有一次我甚至把妈咪绑成日本的SM的模样恣意的玩弄;姦淫平日端庄对我谆谆教诲的慈母(妈咪不知道我看到她被堂哥姦淫的事)。谁知妈咪竟然醒来,把我吓一跳。
    妈咪看到自己被绑的模样;及我正一手弄她的淫穴;一边正用我的巨根在她的脸上来回的磨擦,不禁想到最近的乱伦淫梦竟都是真的。她最宠爱的小儿子正玩弄着她的肉体;不禁哽咽起来;责备我这不可以;这是乱伦。并要我放开她;最后竟骂起我来了。
   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;突然想起堂哥的那招–把肉棒滑进正叫闹着的妈咪淫嘴,只隐约听到「不要…不可以小杰,这是乱伦」接下来由于肉棒不住的澎胀,妈咪的小嘴就只能吞吐着我的肉棒;而讲不出话来了。
    然而看到母亲因为羞耻而哭泣的我,反而有另一种强姦的快感。接着我抽出阳具,往妈咪那早就不听话的骚肉直铤而入;吱!的一声,直挺进到子宫的深处。原来住妈咪嘴的手也因为妈咪的一声惊呼接下来的「噢…嗯…噢」浪叫声而变的没必要了。
    妈咪叫着:「小杰……不要…妈咪快…死了……噢。」
    「快…不要…可以。」
    我也叫着「妈咪,我好舒服我要射在妈咪的花心里噢!」
    「噢…不。不可以。不可以乱伦。」
    我不理会妈咪;仍然狂洩在妈咪的淫肉里。然后把剩余的精液涂抹在妈咪娇艳的脸蛋上,至于是泪水还是精液我也分不清了。而妈咪还陷于失神状态中;还伸出淫舌舔着我的肉棒及脸上的阳精。
    征服了妈咪后;妈咪苦口婆心的告诫我;鑒于我正当青春期、冲动;她原谅我,不会告诉爸爸;但要我保证以后不可以这样,并要我马上鬆绑;如果我真的有性冲动;她可为我口交;但是不可以插入她的阴户。因为这是乱伦。而我;也因为怕被爸爸知道而答应了,但是我心中却淫笑着:「不要乱伦吗…妈咪。」
    本来也想过用那些妈咪跟堂哥交欢的照片威胁妈咪屈服,但是一想到这样完全屈服的淫妇不就一点乐趣都没有了(娇羞的女人最美)而且再也看不到妈咪那付娇羞欲滴委曲求全,为我口交并把我的精液吞下的惹人怜爱的模样。
    后来我更说服妈咪让我她的淫后穴;「妈咪插后穴就不算是乱伦了嘛!」妈咪总算拗不过我而答应了。
    「小杰;我,妈咪从没肛交过,你要温柔点噢!」妈咪无限委屈的说,从平日谈吐高雅的妈咪口中听到这样害羞的话;又想到可以为妈咪的美肉尻开苞;不禁心喜若狂。
    我总算让妈咪心甘情愿的让我她的菊花蕊;我总是用力捉捏着妈咪一对令垂涎欲滴的玉峰,一边品味着妈咪全身散发出来的淫肉香,而随着妈咪的淫动而蠕动起来。而妈咪总是害羞的掩住肥美的淫蜜穴(虽然蜜汁及淫蜜仍然流溢出来);坚持不让我越界。
    我则狂妈咪的淫嘴抗议;等淫液流透菊花蕊我才抽出肉棒;挺入淫后穴。而妈咪则忍不住的呻吟浪叫起来;一边用手指淫肉穴,妈咪的淫声欲语还休;欲拒还迎的淫蕩样;显示出平日受人尊敬的妈咪已经沉沦在弄淫后穴的绝淫快感中。
    每当爸爸不在的夜晚,就是我跟妈咪的纵慾夜,而如果想要妈咪的淫蜜,也只要先把安眠药放在妈咪的咖啡里;再把妈咪抱到房间里尽情享用一番就可以了,真是一举两得。
    兄弟合淫
    然而好景不常,一天晚上哥哥由于起来上厕所;撞见我正把昏睡的妈咪抱出房间。在哥一再的质问之下;我把整个来由告诉哥;(这真是要命的错误)哥威胁我如果不让他也妈咪的话;他要告诉爸爸。我在不得已下只好答应他让他搞妈咪一次。
    又是一个「爸爸值夜班的日子」哥哥也去同学家睡;只不过今夜有些许诡异。
    「妈咪今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!」
    「小杰;为什么把我的眼睛蒙起来,什么都看不到。」妈咪娇羞中带兴奋的抱怨着。我开始抚弄妈咪的全身。
    妈咪一下子就陶醉其中了,并随着爱抚而发出呻吟声,似乎有感觉了;接着换在一旁早已等不及要姦淫妈咪的哥接手了;(我告诉哥不乱伦的规则)但哥仍忍不住对淫蜜穴的诱惑而腑身下去舔。
    妈咪:「小杰不许乱来喔。」
    哥心不甘情不愿的去舔妈咪的淫乳;哥也真有一套,妈咪被他舔的娇喘连连,「噢…噢…快给我肉棒。我要美上天了。乖儿子,我要死了,噢。」
    由于不能肥美的淫肉穴;因此哥像是报复般的拚命对妈咪的淫嘴及菊花蕾猛烈的抽插;直到妈咪洩了三次阴精;才不情愿的把全部精液狂射在妈咪的淫蕊内;并看着妈咪那淫蕩失神;精液从淫后穴缓缓流出。
    这晚;哥和我轮流上阵的妈咪失神昏厥了好几次;全身沾满了白稠的阳精才罢休。不知情的妈咪还以为我精力过于旺盛呢!
    此后我跟哥常以此模式乾妈咪。直到有一天因为老师请假;我提前回家,却听到从哥房里传来一阵阵淫浪又带哀鸣的淫叫,而地上撒了一地妈咪被的淫照;果然哥还是忍不住要妈咪那鲜嫩多汁的蜜穴,看着妈咪带着一脸无奈;欲语还休的模样,而淫屁股却不停的随着哥的干而猛烈摇摆,我不禁想到身为女人的悲哀;尤其是美人。
    不久哥就被妈咪那会吸吮的美搞的丢盔卸甲了。妈咪本来正欲稍作喘息;没想到我竟突然跑进来掏出像颤抖的肉棒;往妈咪这淫娃的淫肉穴干;两片阴唇随着鸡巴进出而翻出;一边用手搓揉妈咪的阴核;而哥也把刚才洩了的鸡巴;放入妈咪的淫嘴中复原,接着我们分别将鸡巴对準前后淫肉穴袭去,妈咪根本无力反抗。
    我们像是取得某种默契般的恣意妄为的玩弄妈咪的淫美体;此刻妈咪已成为我们的淫美肉了。
    我们决定把妈咪调教成一只淫兽,但那娇羞无限的妈咪将消失在我的回忆中。
    此后只要爸爸一离开家;妈咪便马上陷入我们两兄弟的魔掌,成为我们的禁脔。不管妈咪在干什么,只要我跟哥想要;就立刻扒开妈咪的衣服;干起淫肉、尻来。
    有时妈咪正在跟人讲电话,我也不客气的让妈咪像母狗趴下,起淫嫩穴,妈咪只能对着电话;「嗯嗯…」不绝,对方还以为;妈咪在热烈的回应他,殊不知……
    有时;妈咪背对我们在流理台做饭;看妈咪摆动的淫肉臀;似乎在挑衅我们;当然免不了又是上前推倒,一阵的狂的惩罚,后来妈咪乾脆连内裤都不穿,以方便正值青春期的我和哥的「须要」。
    甚至连妈咪如厕都不放过;一面解放下面的热流;一边淫嘴正含着哥的巨根套弄吸舔;而哥有时乾脆就把尿撒在在妈咪淫嘴;强迫妈咪喝下,享受这淫辱妈咪的快感。
    到后来即使爸爸在家;也会趁爸爸睡着后,硬拖着妈咪弄淫美蜜穴及淫乳,想来妈咪真伟大一人要服侍我们三个男人(只是爸爸不知情罢了)。
    阿伟的愿望
    阿伟得知我已经成功的到妈咪的淫后,迫不及待的找我「共商大计」,「小杰;你当初答应我的事别忘了喔。」
    「安啦!包在我身上海」我义不容辞的说。
    当时由于乾妈正坐月子;妈咪又出国旅行,因此我的弟弟早就寂寞许久了,突然灵机一动对阿伟装出为难的脸色说:「你的忙我是一定帮;只是帮助别人乱伦是犯法的除非你…你给我一些报酬。」
    「你要什么儘管说好了。」
    「我…我只要能干伯母一次就够了」阿伟考虑了一下沉重的说「好吧!但是只有这次喔。」
    「当然;当然。」我喜形于色的答应了。
    我们商量好后;趁阿伟的爸爸出差的夜里;我藉口去睡阿伟家;展开行动。
    首先我们以一起观赏「文淑」(我这么暱称伯母)的美艳淫肉浴,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保持每天上媚登峰健身,根本就是为我们準备的嘛!直看到我们几乎把持不住的要冲进浴室干伯母的淫肉,在这只有我跟阿伟及伯母的夜里,真令人激赏。
    伯母跟我们一起喝下我从家里带来的葡萄酒后;一场乱伦的淫乱之夜就展开了,阿伟似乎压抑了很久般,几近疯狂的弄她那美艳动人的母亲,我则细緻的品嚐着有同学母亲中最淫骚的母亲之封号的伯母。
    我们一直干到天亮,才疲惫不堪的,把我们的肉棒插在伯母的骚肉及尻中睡去,没想到伯母被我们玩弄了一夜后竟先醒过来了,还好我睡前先把伯母捆住。
    文淑从呜咽到泣不成声的责骂我们:「小杰、阿伟你们做了什么,这是乱伦……呜呜。」
    「我平常是怎么教育你们的。」
    我当机立断一面摀住伯母哭诉的嘴;一边示意阿伟赶快伯母的淫肉穴,没想到;伯母仍旧顽强的抵抗;我只好边着淫嫩蕊一边掴打伯母,没想到伯母的责骂竟变成动人的呻吟「嗯嗯啊阿啊噢嗯。」如泣如诉;原来伯母竟是SM的淫兽啊。
    从此我跟阿伟不但一起搞各自的母亲,甚至于互相交换母亲来。我们的目标是组织一个地下的「乱伦俱乐部」。
    截自目前我们已经在同学间拥有七个以上的会员,我还是首位主席呢。亦即我们同时拥有七位安全而卫生的供我们姦淫的美肉娘。而我更为「性运」的是又有乾妈(丽莉阿姨),可以在姦淫别人的母亲之外多了一项选择。
    而最近会议更通过我们对会员的亲属(十族)保有姦淫权。阿伟那长的像洋娃娃的稚嫩小妹将首先获得我的临幸。




广告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