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

【我的新金庸群侠传】【作者不详】

发布日期: 2018-04-10 小说分类

    【我的新金庸群侠传】【作者不详】


      我所居住的城市绝对没有这么晴朗的天空,这么清新的空气。肌肤感受到的温度提示我现在正是春夏之交的天气。我所在的小小院子以外,透过竹林,就能看到不远处有一条一百多米长的小街,人们熙来攘往,正是一个小小的集镇。
      他们,还有我,都穿着古装。
      我大学毕业已经五年了,社会上五年的工作经验使我对生活不在有浪漫的幻想,也不再脆弱的不敢接受现实。所以我很快的接受了现在这么一个荒谬现实,不知道为什么,我应该处在一个未知的时空里,从刚才观察到的集镇上的人文景物和自己所处的院子里,应该类似十世纪左右的中国江南。而这一切是恶作剧的可能性,大概只有1%。而且进入这个未知时空的,别人有电脑有机关枪,我却只有一个昨晚放在我床头的药箱……只是为什么是我?!扶着门,望着窗外陌生的景物,我忍不住苦笑。
      转头向屋内走去,现在唯一该做的事就是赶紧熟悉周围的一切,想方设法的找到回去的办法,怨天尤人是没有用的。脑海中纷至沓来的全是种种问题:“我怎么样在这里生活下去?我的身份是什么?这个屋子是我的吗?我用什么方式这个社会谋生?我怎样和这里的人交往?……”“我的”房子是一间正厅四间偏房,刚才的卧室是西面偏房的一间,另一间是书房,书架上满满的都是书;东面是厨房和储藏室。外面的院子颇为不小,被竹篱圈着,一丛翠竹,极是青翠可人。
      在自己的卧室里有面铜镜,照着镜子,我又吃了一惊,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是个27岁的成熟男人,一天不刮胡子唇上就青黝黝的,铜镜中的自己却似乎是十年前的自己,稚气未脱的俊秀面庞,唇上的少少汗毛,还有光洁的额头都说明这是一个不超过十八岁的男生。
      书房里的书我也略翻了一下,最迟的我翻到了一本欧阳修的诗集,看来现在最早不过是北宋年间。看着这些完全是用古法印制装订,但是却还纸质雪白崭新的新书,我原本的一点以为这是梦的幻想终于完全湮没了。
      有点茫然的走到了厅内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袖子无意将一件东西掸在了地上,拾起来一看,似乎是几封书信。我来了精神,刚才书房里都没找到半点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,看看这封信是不是有什么新线索。
      雨辰贤弟如晤:
      临安一别,已一年矣。兄浪迹江湖,本无定所,所幸贱躯无恙,有劳挂念。
      雨家本书香传世,近日却闻吾弟坚欲弃文从武。若此愚兄一年前之失语,罪莫大焉。
      愚兄深知吾弟意志绝坚,既已认定此路,愚兄劝亦无用。且吾弟之良质美材,亦愚兄三十余年之仅见。虽为雨家少一庙堂清翰悲,又窃以为江湖多一惊才绝艳喜也。
      雁荡小龙湫独孤老人乃天下第一奇人也,与愚兄家世渊源颇深,特此举荐吾弟前往求拜,对吾弟江湖学艺行侠,当有莫大助力。
      尺牍修短,未能一一尽情,他日江湖相逢,再当把酒言欢。顺颂武祺,一笑。
      兄峰字。
      看到这封信我心中一动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另外还有一封书信上面写着独孤世伯亲拆,看来就是这个什么峰兄写的介绍信了。
      慢着,我就叫雨辰呀!信上怎么会就是我的名字呢?我昨天晚上睡前就是在电脑面前玩着这个无意中翻出来的老游戏《金庸群侠传》来着。难道我就这样被带到了这个时空中?但是为什么没有什么一个惊雷打中我之类的桥段发生?想想看也就释然,高衙内上个网站就能给带到北宋,我这个也算是和他一时瑜亮。只是不知道我在哪个年代,不管怎么样,我算是回来了。
      想到这里,我再也坐不住了,回到自己的卧室一阵乱翻,果然在窗前的皮箱里翻出了不少衣物还有银钱。匆匆换上了一件长衫,打了一个包袱把这些衣物钱财放好。背上了就出门去了,我是一分钟也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!
      门口的小镇很是热闹,一家小小的酒楼挂着流芳楼的招牌,正是才下了早市的时候,没有多少客人。看来看去身边也没有客栈的样子,只好将就一下,举步走进酒楼。
      记得游戏里可就是先问店小二才找到路的。
      一个眉精目企的店小二早就迎了上来:“雨少爷好!”
      我吃了一惊:“你认得我?”店小二呵呵一笑:“雨少爷您拿我作耍呢,江南春气堂的二少爷,在我们这个小镇子建了间精舍,秋冬射猎,春夏读书,这么些日子了,能不认得您么?”
      春气堂,春气堂。我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。忍不住一阵苦笑。没想到我在这里还真的有个家,看来还有家人呢。想到这里,我有点恍惚,有一种快要分不出似真似幻的感觉,莫非那个在21世纪的中国南京生活着的人只是我在昨夜的一场大梦?现在这个身份才是我真实的人生?
      我定定神,对店小二道:“小二哥,帮我准备些馒首和熟牛肉当干粮,我要出趟远门。”店小二吃了一惊:“雨少爷要去哪里?”我一边解下包袱一边回答:“要去雁荡山……要多少银钱,我给你。”店小二笑道:“不是银钱的事,雁荡山在浙西南路,离这里不是很遥远,而且官道畅通,雨少爷大可雇辆大车载您去,一路食宿,自然有人照顾。”
      我谢了店小二,按他的指示,在镇子的西头找到了一家马车行,店东极是热情,自我介绍是临安最大的马车行路通栈的分店,雨公子雇了他们的车是百无禁忌。我一边咕哝这个镇子的人看来全都认识我一边付了车钱。
      付钱的时候我才发现,我这个不知道怎么来的身份还相当之有钱。而雇一辆四辔马车到浙江连沿途安顿不过才花了二十千的飞钱。看来在这个世界我还是个小富翁了呢。
      车是好车,才加过清漆的车篷在阳光下熠熠生光。四匹马也是南方少见的好马,姿态雄骏,跑起来轻快平稳。驾车的是一个主驾一个副驾,都是四十岁左右的汉子,坐在辕上腰把笔直,抖起鞭花来又响又脆。
      我满足的在车厢中伸了个懒腰,暖暖的太阳光透过车窗晒在我身上。还有什么不满足呢?空气清新,未经破坏的大自然景色怡人,两个车夫服侍得恭谨得体。突然都有了老死是乡的想法了。
      路上走了已经六天了,沿路休息的时候,我知道了现在是南宋理宗绍定六年,公元1232年的初夏。
      转眼就到了中午,车子现在已经到了温州府境内,离雁荡山不过百来里的路途了,车夫将车子停在一处集镇路边小店打尖,我却是满腹的心思。
      坐在店里,车夫就着萝卜条大口吃着馒首,我看着桌上的一碗米饭,一碟腌豆苗,两个咸蛋,全然没了胃口。正没做理会处,就看见几个客人也走进了店里面,我抬头一看就觉眼前一亮,里面竟然有两个极出色的女孩子!一个长眉入鬓,高挑冷艳。另一个唇角似乎始终带笑,大大圆圆的眼睛清澈明亮已极。!
      跟在她辆后面的是一个高大英武的小伙子和一个猥琐的老头子,小伙子的眼光全然在那个高个美女身上打转,除了老头外三人都配着剑。才进店门,就听见老头子在招呼:“店东,来四斤牛肉,四斤黄酒!”就见高挑大美女哼了一声,不肖的把头转了过去。可爱小美女也嘟起了嘴:“二师伯,师娘给的盘缠有数,你一路要酒要肉,我们可没办法回家了。”老头子嘿嘿赔笑:“那少来点,闺女,你知道俺没有酒过不了日子。”
      这时那个乡下人模样的店东搭着油污的汗巾走过来唱喏:“几位达官爷,今天不逢集,小店没有酒肉,真正对不住。”老头子急了:“那酒呢,酒总要想办法弄点来吧!”到了最后,上了四碗米饭,一碟青菜,一盘豆腐,两个咸蛋。店东自家喝的黄酒给老头子筛了一碗,三个小的围着桌子坐了吃饭,老头子似乎也知道自己惹人生厌,蹲在门口笑咪咪的慢慢喝着那碗黄酒。
      虽然两个美女出色,但我也不敢多看,三人都配着剑,说不定都是武林人物,万一惹起那个小伙子醋火,那亏可就是白吃了,只好低头吃着那些味道奇劣的饭菜。正安静无事的时候,就听见那个可爱小美女突然问道:“师姐,这可快到雁荡山了,我们能从独孤老仙那里求到无常丹么?”一听独孤老仙的名字我就竖起了耳朵,生怕漏了一点消息。高挑美女蹙眉轻叹,并未答话。那个小伙子却大咧咧的答道:“小师妹放心吧,以我中州古剑门的名头,独孤老仙怎么样也会卖这么一个面子,只要独孤老仙肯施丹,我谈大鹏水里火里,任老仙差遣。”高挑美女哼了一声,冷冷道:“见了老仙的再说罢。”
      我再也忍不住,错过这个机会,还不知道几时才能找到独孤老人呢。站起来几步走到三人面前,深深一揖到地。可爱小美女果然知道疼人,马上起来敛衽还礼,高挑大美女比较有架子,端坐不动,只是那个谈大鹏太不上路,居然跳起来按住剑:“你小子什么路数?”
      我这时已经编好故事,抬起头来时眼中已带着泪花:“几位少侠,小弟姓雨,家严前月偶感时疾,哪知庸医调治误事,病势转剧,现在辗转床榻,危在旦夕。小弟虽有割股事亲之心,但亦束手无策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如果家严有什么不讳,此恨何及!幸得高人指点,雁荡山独孤老人乃天下第一国手,炼制的丹药足能生死人而肉白骨,小弟一得消息,不眠不休,一路赶来雁荡山,但到了山下却是不知向何处觅去,今日得闻几位少侠谈论,似乎也是来寻找独孤老人的,万望带契小弟则个,几位高义,小弟做牛做马必当有报!”说完又是深深一揖,突然想起另一个世界的父母,再起身时,眼圈真的红了。
      可爱小美女第一个红了眼睛,望着高挑大美女一副企求的神色。谈大鹏悻悻的坐下来,但是也没出言反对。高挑大美女却定定的看着我,凤眼中的波光竟似实质,刺的我心里面有点毛毛的。半晌大美女才点头道:“反正也不值什么,你就和我们一起吧。”我大喜之下正欲称谢,那老头子正好喝完了酒,大声再问:“饭呢饭呢?***可饿了。”坐上座位就开始吃了起来,吧嗒吧嗒的极是恶心。
      大家饭后就一齐上路了,他们四人都是步行,在集镇里我出钱雇了两头健骡,将两位美女请上我的马车,谈大鹏和老头子一人一头骡子,只是谈大鹏看我的脸色已经极为不善。其实我倒不是完全为了想泡MM,主要的原因是……恩……我不会骑骡子……路上有两个美女相伴,的确是很赏心悦目的事情。几番对话,我已知道这三人是中州古剑门的弟子,老头子是她们师傅的二师兄。她们师傅中州铁剑沈涵阳一月前被金国西京府留守签用,连同各地民壮为汴梁城运送粮食,结果途中遭遇蒙古大队骑兵,还有若干西域高手,随行的古剑门长辈多半战死,沈涵阳也中了西域好手的毒掌,眼见得就性命垂危。也是听说独孤老仙乃当世一大国手,他们不是武林中人的师娘就把他们派了出来。
      高个美女叫沈青凤,是沈涵阳的侄女,自幼父母双亡,寄养在沈涵阳家,沈涵阳无后,拿她当亲生女儿抚养。可爱小美女叫孙可仪,是沈涵阳夫人家的晚辈,因为家境贫寒,所以也来投奔沈家学点武艺。谈大鹏则是参加过护粮之战的门中唯一完好年轻好手,至于那个老头子,当年也是一个人物,叫做“掌剑”罗至中,自从儿子在十年前死于非命后,人就糊涂了很多,现在是越来越不堪了。
      我听得也是糊里糊涂,横竖我才到这个世界七天,不知道这个什么沈涵阳也是正常,唯一关心的就是那个独孤老人,小心翼翼转弯抹角的开始打听。小美女孙可仪最是热情,她们的事情我也是从她嘴里知道得多,但是说起江湖上的事她比我也高明得有限。沈青凤倒是知道得多一些,只是淡淡的不爱说话。
      “……沈姑娘,小弟心下真的很是难安……独孤老仙他真的象传言中有如许神奇么?万一不是,家严那是真的无望了。”
      “沈姑娘,不知独孤老仙有什么神奇事迹,您若能告知一二、小弟感激不尽。”
      “沈姑娘,独孤老仙今年多大了?”
      “沈姑娘,独孤老仙……”
      ……“你很烦耶。”沈青凤带着点嘲弄的申请看着我,眼神清亮。
      孙可仪捂着嘴偷偷的笑了,因为她看见我老脸通红,窘得不知手脚往哪里放。这个女孩子相当的自我,相当的骄傲。我咬咬牙:“不过大爷当年也是女性杀手之一,逼急了看大爷怎么搞定你。”
      车窗帘子一下掀开,就看见谈大鹏探进头来,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然后才粗声粗气的说:“温州府马上到了,我们是连夜赶去雁荡山呢?还是在温州府歇一夜?”我看了一下两个美女,她们似乎很难开口说出休息一夜的话,毕竟长辈受伤,早一日到得雁荡山保住他性命机会就多一分,但是两女明显都是风尘仆仆,星眼困觞。我心下忍不住一阵心痛,两个女孩子不过都是十七、八岁上下,在我的世界里还是撒娇叛逆的岁数,她们却背着这么重的责任。看沈青凤正欲开口,我忙抢在前面说道:“小弟是赶不动路的了,想来四位也是乏透的人。不如就在温州歇一宿,反正也不争这一夜的工夫,再说这几匹牲口也得喂喂,明日乘着早凉好行,哪里不把这段路赶出来。”
      孙可仪听得此话眼睛已是一亮,就差鼓掌了。谈大鹏则是把帘子一摔,似乎还咕哝了一句:“公子哥儿。”沈青凤却是哼了一声,不置可否,但是似乎也悄悄的松了口气。




广告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