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

嫂子|桃花|作;o75ND:5P^U4者

发布日期: 2018-03-16 小说分类

    嫂子|桃花|作;o75ND:5P^U4者

    【内容简介】桃花村的汉子们外出打工了,留下了一群孤苦伶仃的妇女,她们谈天说地,聊些敏感话题,相互取悦自己,每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寂寞难耐。
    眼看汉子们都外出赚大钱了,帅小伙李银龙着急万分,无奈女人刚刚怀孕,只好在家照顾。兄弟二人同住一个大院,大哥李金龙外出打工,留下嫂子程菊云忙里忙外,李银龙屡屡窥探,兴奋不已!
    嫂子毕竟是嫂子,李银龙扇了自己两巴掌,小叔子怎么能这么想?一次次的辗转反侧,让他夜不能寐,直到有一次,嫂子竟然……


    ? ? ? ? 第一章 一双贼眼睛

      月光照进小院,除了零散的鸡鸭走动发出声响,一切都显得很是寂静。

      李金龙扫视了一眼身旁的媳妇程菊云,光着上身,白花花的身体裸漏在外,咽了咽口水,他浑身燥热起来。

      伸出手摸了一下程菊云的大柚子,软软的,暖暖的,一只手都握不过来。

      李金龙翻身上马,整个人赤身裸体的压在了她的身上,程菊云一把将李金龙推了过去,不耐烦的说道,“金龙干嘛呢,孩子在旁边呢。”

      “孩子都睡了,来一发。”

      李金龙嘿嘿笑着道。

      “晚上不是刚那个过吗?”

      “晚上是晚上,现在已经缓过来了。”

      “那也不行,热死了,哪还有那个激情啊。”

      “一会就好。”

      “太热了,弄得身上粘糊糊的,难受。”

      “弄一下就去洗澡,方便得很。”

      李金龙说完,再也不给程菊云拒绝的机会,双手揉着大柚子,大裤衩一拖,直接送了进去。

      程菊云身子一挺,小声提醒道,“你慢点,想整死人家啊。”

      “你平时不都喜欢我粗鲁点吗?再说了天气这么热,你还想让我亲遍你全身,慢慢调情啊。”

      “那你快点吧。”

      李金龙双手一拖程菊云的大屁股,身子弓了起来,借助两腿的支撑,身子不断地耸动了起来。

      二人结婚五六年,孩子都三岁了,可是程菊云这具丰满诱人的身子不但没有走样,而且更加迷人了,那对双峰被他日夜揉搓的丰满,傲挺。

      没一会的功夫,程菊云下面就洪水泛滥了,冲击着李金龙的大玩意,随着下面一股又一股大力的冲击,程菊云终于忍不住的叫了起来。

      李金龙就喜欢程菊云干事的时候大叫,那叫声销魂,就跟春药一样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      李金龙夫妻一起上了天,各种淫声浪语不断地传播出去,加上各种姿势,很快身子一阵痉挛,夫妻两个纷纷达到了高潮,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在二人睡觉的窗户边,有个人瞪大了眼睛,将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里,借着微弱的月光,极好的视力,这个人看到了李金龙的大家伙,看到了程菊云傲挺,丰满的大柚子,还看到了程菊云的下面,一撮乌黑的毛,上面沾满了水水。

      第二章 狠狠地弄

      偷看李金龙搞媳妇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金龙的弟弟李银龙。

      兄弟二人父母死的早,自打李银龙结婚那年,二人就共同住在了这个小院,两间瓦房并排而立,周围是道院墙,瓦房之间除了一颗槐花树,一点遮挡的都没有。

      天气太热,李银龙赤裸着上半身,穿着拖鞋,搬了一张凳子,在槐花树下面乘凉,没几分钟的功夫,就听到了嫂子程菊云的呻吟声。

      难道哥哥在搞嫂子?这个奇怪的念头一冒出来,李银龙狂吞口水的同时,想看看哥哥是怎么弄女人的。

      李银龙今年二十五 岁,结婚三年了,孩子都会走路了,可是乡下穷,买不起电脑,对于毛片什么的,更是没看过,虽说和媳妇上炕,但说句实话,李银龙骨子里面好奇地很,他就想看看别人是怎么搞媳妇的。

      尤其眼前的还是哥哥嫂子,一想到这里,李银龙就觉得更加刺激了。

      李金龙卖力的干了起来,程菊云不断地呻吟,在呻吟的同时,嘴里还嚎叫着,让窗外的李银龙口干舌燥。

      程菊云嚎叫的同时,身子还立了起来,胸口的那对大柚子随着身子的摇摆,不断地来回摔弄着。

      哇,嫂子的身子真是好,一米七的个头,高挑,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白嫩的皮肤就跟馒头一样,尤其是那对大柚子,比起李银龙的媳妇王桂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

      王桂花因为身材娇小的缘故,那对奶子只能一只手抓过来,李银龙每次弄的时候,只能一手握着一个,搞到极致的时候,嘴里含着小红豆,双手挤压,但不管怎么挤压,王桂花的胸部放在那了,怎么都没法与程菊云的相提并论。

      从今有次,李金龙跟李银龙开玩笑道,“银龙,你媳妇的胸部怎么那么小,你晚上能爽不?”

      李银龙心里郁闷不说话,每次看到程菊云的大柚子他都要比较一番。

      被别人笑话也就算了,可是自己大哥竟然也笑话自己,这让李银龙更加郁闷了。

      郁闷的同时,李银龙就想看看程菊云的大柚子到底有多大,是不是一只手都握不过来,可是李银龙想归想,从来都没做过,毕竟程菊云是他嫂子,大哥还在家呢。

      可是今晚不一样了,哥哥嫂子在弄,窗户没关,白白便宜了李银龙。

      “媳妇,你叫的太大声了,万一被银龙和他媳妇听到就不好了。”

      李金龙提醒道。

      程菊云坐在李金龙的身上,扭动着臀部,满脸的销魂,二人压根就没发现窗户边的李银龙。

      “看到就看到,难道他们晚上就不弄了?”

      程菊云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    “媳妇你说,银龙搞桂花的时候,是啥样的,会不会也像我这么生猛?”

      李金龙笑着问。

      “那谁知道,又没看过,不过桂花胸部天生小,银龙搞的肯定不爽吧。”

      “要不我改天看看去?”

      李金龙此话一出,窗户边下面的李银龙顿时打个一个哆嗦,这什么当大哥的,竟然要看自己做那种事?那要是被她看到了,桂花的身子不也被他看到了吗?

      “想看我媳妇,那我先看你媳妇。”

      李银龙本来觉得无意中看到哥哥折腾嫂子还有些不好意思,这一下给自己找了个正当理由,瞪大了眼珠子,恨不得将两个眼珠子塞到程菊云的大胸上。

      “死相,去你的。”

      程菊云骂了一句,身子再次歪了起来。

      程菊云的速度加快,李金龙双手托着她的屁股,上下颠簸,又一轮冲击了起来。

      看到哥哥嫂子这么爽快,一连打了好几发,李银龙羡慕啊,平时他跟桂花做那事的时候,王桂花总是喜欢在下面,结婚几年了,都是一个姿势,而且王桂花不会伺候人,摸啊,亲啊都没有,更别想坐在他李银龙的身子上面盘旋了。

      看着程菊云销魂的骚样,那对大柚子顺着身子不断地摇摆,李银龙狂吞口水的同时,鲜血冲击着大脑,浑身像是火烤的一样。

      大哥,真知道享福啊,嫂子坐上面,歪着那大家伙,肯定美死了。李银龙在心里想到,裆下的玩意顶着大裤衩实在是难受之极。

      看了两分钟,李银龙压低了身子,悄悄地转向了自己的家门。

      “回家找媳妇去,也这么玩。”

      王桂花早就睡下了,李银龙悄悄地推开了房门,直接爬上了床。

      推了推王桂花的身子,后者没动,李银龙身手摸向了王桂花的奶子,摸了两把,觉得不是个味,和程菊云的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。

      不过有也比没有的强,李银龙想到这里,直接掀起了王桂花的睡衣,两只手直接摁了上去。

      “银龙,干嘛呢,快睡觉。”

      王桂花醒了。

      “老婆,我想那事了。”

      “晚上不才爱过吗?”

      “晚上是晚上,现在又有反应了,不信你摸摸我的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,将王桂花的手往自己的下面拿。

      王桂花一碰到李银龙的大家伙,顿时不悦道,“都这么晚了,快睡吧,明天再说吧。”

      分明是不耐烦。

      听到王桂花这么说,李银龙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上来了,他想不通兄弟二人,李金龙处处不如他,没想到找个媳妇强他百倍。

      他想要的时候,王桂花不配合就算了,没想到语气还有些生气了,一想到程菊云坐在李金龙的身上,来回的摩擦追求高潮,李银龙心中的怒火就更大了。

      “你还是我媳妇吗?老子想搞一把,你就推三阻四的。”

      “银龙怎么了?还生气了啊,我这不是怀孕期间吗?”

      “怀孕怎么了?人家怀孕多的是,照样能上。”

      “吃药了啊,谁惹你了,发这么大的火。”

      “你惹我了。”

      “我怎么惹你了。”

      “你不给。”

      “瞧你那点出息,不给,就生气啊,好了好了,来吧,快点,等着睡觉呢。”

      王桂花说完,将裤衩往下一拉,四仰叉的躺在了床上。

      永远都是这个姿势,黑暗中的李银龙看了一眼,狠狠地踹了一口粗气。

      “弄死你。”

      愤愤的李银龙一拖王桂花的两条腿,前戏都没了,直接身子一挺,插了进去。

      第三章 直接塞到了嘴中

      没有前戏,王桂花下面涩的很,李银龙这一插,顿时让王桂花尖叫了起来。

      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      媳妇这样了,李银龙哪里还有心情再弄,咕噜一下翻身下床,到了院子里,拿起水桶,朝着自己的身上泼去。

      凉水顺着他的胸口一直流下,经过小腹,经过裆部,就像是一双手在抚摸着自己,李银龙不知不觉又想到了程菊云,坐在自己的身上,来回的颠簸,那双手摸着自己全身,来回的游走。

      啪……李银龙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,那是自己的大嫂,不能在这么想了。

      李银龙回到了屋里,王桂花还没睡下。

      李银龙刚刚躺下,王桂花就贴了上来,刚想亲吻两下,前者一把给推过去了。

      王桂花知道李银龙心情不好,倒也没说什么,双手抱着腰,继续亲吻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身子一震,裆下的玩意再次硬了起来,看着亲吻自己身子的王桂花,舔了舔发涩的嘴唇,李银龙双手直接摁在了王桂花的头上。

      王桂花还没反应过来呢,李银龙直接将头搬像了自己的裆部。

      “银龙,你……”

      王桂花一句话还没说完,李银龙将大家伙直接塞到了对方的口中。

      王桂花挣扎起来,从来没这么玩过,竟然嘴里含着大玩意,这……银龙太过分了。

      她想挣扎,可是头被李银龙死死地摁着,就是直不起身子。

      大家伙被王桂花的嘴巴含着,紧紧地,比起下面都要舒爽几分,李银龙也没想到,竟然这么玩,会这么爽。

      双手托着王桂花的头,开始前后摩擦起来。

      口水将大家伙完全包裹了,李银龙偶尔还能感觉到王桂花的舌头触碰,来回五六下摩擦,觉得不爽,李银龙直接跪了起来,双手抱着王桂花的头,使劲的插了起来。

      王桂花越挣扎,李银龙的兽性越是被挑逗,每插一下,李银龙都将身子下面的王桂花当成了程菊云。

      啪啪声响,撞击着王桂花的嘴皮子,趁着李银龙一个不注意,王桂花一把推开了李银龙,咳咳……剧烈的咳嗽起来,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      “媳妇,你怎么了。”

      “银龙,你……你……你不是人。”

      “媳妇,你……没事吧。”

      “咳咳咳咳。”

      李银龙一看王桂花脸色略显苍白,双手不断地拍打着胸脯,看样子像是被他刚刚折腾死了一样。

      可是李银龙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刚刚心中有股欲火,直接将他整个人包围,让他完全的失去了理智,就想狠狠地搞一顿。

      过了好大一会,王桂花这才好了一些,趴在李银龙的肩膀小声的抽噎着。

      “媳妇,没事了,老公以后不这样了。 ”“银龙,你是不是嫌我平时不会伺候人,跟你房事就知道躺着。”

      “没事了,没事了,以后不嫌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知道王桂花爱自己,哪怕自己在做出禽兽的事情,对方都会原谅,拍打着王桂花的后背,折腾一番的李银龙也累了,抱着媳妇就这么沉沉的睡去。

      第四章 弄得满身都是

      几天后,李金龙跟着村上的小伙出门打工了,临走的时候,拜托李银龙照顾自己媳妇的同时,也帮着照顾照顾大嫂。

      李金龙走了,李银龙很是兴奋,但在兴奋地同时,又有点失落。

      大哥走了,以后还怎么偷看大哥搞嫂子?

      果不其然,一连三天的功夫,躲在窗户下面的李银龙毛都没有看到一根,失落的同时,暗骂大哥走的太匆忙,自己还没看过瘾呢。

      正在李银龙犹豫不决,想要离开回家搞搞自己媳妇的时候,躺在木床上面的程菊云突然动了。

      天气太热,热的难受,这种难受仅仅是身体上的,心灵上面的难受谁来弥补?

      李金龙在家的时候,隔三差五的就要搞一会,每次都能将她程菊云弄得晕死过去。

      现在倒好,一连三五天都没碰过男人了,李金龙刚走那会,程菊云还能忍受,可是过了几天,心里的那股欲火再次冒了上来,心里只骂李金龙不是个玩意,出去了也不知道寄封信回来安慰安慰自己,害的自己寂寞难耐,度夜如年。

      程菊云越这么想,浑身就越燥热,不知不觉间,他又想到了李金龙在家的时候,每天晚上都会用大手摸着她的身体,从上身开始,一直摸到大腿,不断地撩拨她,挑逗她,有时候还会用嘴亲吻,含着她的大柚子别提有多带劲了。

      每次把她撩拨起来了,李金龙都会身子一压,整个人扑了过来,大口踹气的同时,那大家伙直捣黄龙,让她欲仙欲死!

      和李金龙亲热的一幕幕,不断地在脑海之中重演,浑身燥热发烫的同时,程菊云伸出了手,摸向了自己的身体,顺着白褂子,伸向了乳沟,从深深的沟壑慢慢地扩展摸向了自己的奶子。

      徐眯着眼睛,程菊云不断地来回揉捏着,隔着衣服不舒服,程菊云直接将自己的白褂子还有大裤衩都脱了下来。

      居然没穿内裤。

      这样一拖,程菊云的身体完全的暴漏在了李银龙的视线中。

      看着嫂子程菊云完全的沉浸在自摸中,那双手不断地摸着山峰,摸着自己的身体,李银龙浑身血液膨胀的同时,体内的欲火都快要将他完全燃烧了。

      多少次,李银龙都想冲进去,代替嫂子的那双手,用自己的大手,还有嘴巴,让嫂子达到高潮,完全的飞起来。

      可是眼前的毕竟是嫂子呦,哥哥刚出去几天,自己怎么能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呢?

      程菊云背对着李银龙,这让李银龙心里如同一万只蚂蚁再爬,只能看到嫂子的美背,愣是看不到前面的隐秘处,这让李银龙懊恼不已。

      程菊云摸着自己的身体,可是怎么摸,都没有那种感觉,自己的手和李金龙的手比起来,虽然嫩滑了不少,可是远远没有李金龙那双粗大的手摸起来舒服,不由自主的,她又动情了。

      哎~~~程菊云叹了一口气,转过了身子,这一下李银龙终于看到了程菊云的大柚子。

      李银龙多么的渴望程菊云能把手伸向下面,然后张开两腿,直接将那条缝对着他的脑袋,哪怕亲闻不到,一睹芳容也能让人鲜血喷张~~呼吸急促,程菊云还没达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呢,李银龙已经完全的受不了了,看着程菊云的大柚子,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媳妇,娇小的身材,天生拳头大点,结婚前李银龙还自我安慰,小是小了点,不过这是因为没人摸过的原因,等婚后我天天揉摸,肯定能大,可是结婚三年后,依旧那么大小,李银龙这才知道,有些人的奶子就是天生的,摸也大不了。

      大不了归大不了,可是自从李银龙发现了程菊云的大柚子之后,他才发现自己对于大柚子有多么的钟情。

      摸了好大一会,程菊云终于将手探向了自己的两腿间,李银龙身子一挺,每一根神经都被撩拨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,希望能将程菊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能看到。

      哇~~~~程菊云刚想摸向自己的大腿间,小儿子突然哇的一声哭了。

      这一声哭喊,在这漆黑的夜晚异常的明显,吓了程菊云一大跳。

      回过神来的程菊云赶紧抱起小儿子,将嘴塞向了自己的大柚子。

      原来小儿子饿醒了,此刻裹着大柚子,吸着里面的琼浆汁液,立马不哭了。

      侄子真有福啊,天天都能吸大柚子。李银龙暗骂小侄子坏了他好事的同时,又有些羡慕起来。

      程菊云的奶子圆而鼓,这是李金龙在家的时候,天天逮鱼给她喝,奶水好,小儿子吸着大柚子,喝的很是满足。

      程菊云刚想换过姿势,将小儿子的嘴弄向另外一个大柚子,因为奶水多的缘故,刷得一下喷了小儿子一脸。

      程菊云手忙脚乱下,奶水流的更加欢畅了,小肚子上面都是。

      “哎呀呀,真要命了,怎么这么多啊。”

      程菊云说道,刚想将小儿子放在床上,拿毛巾擦一擦,小儿子突然又哭了一下。

      程菊云又气又恼,没个男人在家,真是麻烦死了。

      看着程菊云的奶水流的满身都是,窗户下面的李银龙恨不得扑过去,将那些奶水全部都喝到自己的肚子里。

      奶水浸湿了程菊云的上半身,看起来更加的柔滑,诱人,李银龙揣着粗气的同时,整个身体都快要炸了一下,裆下的玩意早已经顶着大裤衩,高高的昂了起来。

      看着程菊云的大柚子,浑身流淌的奶水,李银龙再也忍受不了了,什么道德伦理,什么小叔嫂子,在欲望面前都去见鬼吧。

      李银龙想到这里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转身就要往屋里冲去。

      “银龙,你在哪呢?”

      王桂花喊了起来。

      “我……我在这。”

      听到王桂花的声音,做贼心虚的李银龙慌忙应了一声。

      媳妇喊人了,不能在逗留了,不然肯定出事,想到这里,李银龙身子一转,朝着自家走去。

      第五章 被嫂嫂发现后

      “媳妇,你喊我干嘛呢?”

      “你去哪了啊。”

      “我在院子里面乘凉,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我肚子有点不舒服,想尿尿,你尿壶怎么没提进来啊。”

      李银龙转脸一看,这才发现尿壶还真没提,晚上光想着去偷看嫂嫂了,忘了这事,转身去院子里面将尿壶提了回来。

      王桂花撒完尿,爬上床睡了,没在纠缠李银龙,问他天天晚上怎么都出去院子乘凉,这让李银龙很是放心。

      李银龙看着这个娇小的老婆,一点不懂情调,摇了摇头同样睡去了。

      人是躺床上了,可是李银龙辗转反侧,要说大哥结婚这么多年了,他们都住在这个院子,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法。

      但是现在偷看了嫂嫂之后,李银龙每晚都幻想着嫂嫂程菊云能爬到自己的床上,赤着身子,任由他摆弄那对大奶子,时而亲吻,时而揉捏,待到高潮前,程菊云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,来回的摇摆~~~一想到这里,李银龙整个人都亢奋了,嫂嫂的大奶子真是太诱人了,鼓鼓的,涨涨的,傲挺的像是个大柚子,一手握着一个,嘴里含着小红豆,真羡慕小侄子啊。

      可是这种想法只存在meng境中,李银龙越想心里越是懊恼,怎么嫂嫂就嫁给了大哥呢?若自己是老大,嫂嫂不就是自己的女人了吗?那样天天晚上都能光明正大的艹,艹的死去活来了。

      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,要不是王桂花喊他,他就冲进去了,冲进去之后,不管能不能艹,起码能摸两把,看的更爽一点,毕竟嫂嫂光着身子,近在咫尺,那大奶子肯定更加诱人吧,一想到这里,李银龙身子一挺,刷得一下做起来了。

      不好,坏事了,因为李银龙想到,刚刚自己躲在嫂子的窗户下偷看,王桂花喊自己,情急,心慌之下,直接答应,嫂嫂当时正好在喂奶还没睡,岂不是听到了自己的回话?如果听到了,是不是也就知道了自己就在窗户下面偷看?

      完了完了,嫂嫂成是知道自己在窗户下面是偷看她喂奶了,偷看喂奶也就算了,之前还偷看她自摸,这样一来,以后在这个小院还怎么见面?一个是大哥的老婆,一个是孩子的小叔,小叔偷看了嫂嫂自摸,喂奶,真是羞死人了,李银龙觉得没脸见人了,这样一来嫂嫂可能就会更加觉得害羞,以后想要在偷看嫂嫂自摸,喂奶,那就太难了。

      李银龙辗转反侧的同时,程菊云同样也没睡着,两个孩子早已经睡去了,程菊云瞪着大眼睛,看着窗户,满脑子都是李银龙应话的那一幕。

      王桂花喊李银龙,李银龙竟然在自己窗户下面应话,难道小叔子早就在窗户下面了?

      脱光了身子,在自摸,小叔子是不是也看到了?

      整个身体,大奶子,两腿间~~~程菊云不敢想象下去了,后来又是光明正大的喂奶,想想就羞死人了。

      可是……一想到李银龙在窗户下面偷看自己自摸,喂奶,程菊云又觉得很刺激,觉得这个小叔子有点意思,晚上没事,竟然敢到窗户下面偷看自己,难道就不怕他大哥知道,难道就不怕他老婆发现?

      这个李银龙,胆子挺大,色胆太小,没想到看了自己的大奶子,竟然还不冲进来。

      如果李银龙冲了进来,会不会把自己扑倒,也能像大哥李金龙那样,双手摸着她的奶子,亲吻着她的全身,最后身子一压,整根没入她的身体?

      想到这里,程菊云进行了一番比较,李金龙个头大,身子宽,和自己异常般配,李银龙一米七不到,瘦不拉几的,不知道和王桂花做爱的时候,是不是一上一下哦,估计凭李银龙的劲头,很难抱起来艹吧?

     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,你别看我瘦,我做爱有节奏,没准李银龙比他大哥还猛哩!

      我……我这在想什么呢?我是李银龙的嫂嫂,李金龙的老婆,我们才是夫妻,我们有了孩子,有了家庭,我一定不能背叛他。

      清醒过来的程菊云立刻打消了和李银龙在床上翻滚的想法。

      次日一早,五点多钟,李银龙就爬不起来,早饭也没吃,跟王桂花打声招呼朝着地里走。

      王桂花纳闷,今天李银龙怎么这么勤快了?平时不都是七点才起来吗?

      她不知道的,李银龙今天是故意这么做的,昨晚偷看了嫂嫂,今天不能待在这个院子了,不然的话,怎么去面对嫂嫂?毕竟人家知道了在窗户下面偷看的是他李银龙。

      殊不知,有着同样想法,不好意思的程菊云五点多钟也起来了,扛着锄头走到了自家的田里。

      锄头还没挥起来呢,突然看到了远处有个人影,不好,那不是李银龙吗?怎么还跟来了。

      程菊云一想到这里,又羞又恼,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      李银龙低着头,压根就没看到嫂嫂竟然已经到了地里。

      “哎,这样躲着也不是个事啊。”

      李银龙小声嘀咕道。

      “小叔子啊,起这么早。”

      为了避免尴尬,程菊云只好没话找话。

      啊~~~李银龙一抬头,看到了田里的程菊云,难为情的同时,想要转头走人,可是这样一来,不就证明昨晚窗户下面的真是自己了吗?

      “是,是啊,昨晚睡得早。”

      李银龙有些忐忑的说道,一提到昨晚,程菊云的脸更红了。

      李银龙一看嫂嫂这样,肯定是知道了昨晚自己偷看,无奈之下,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“嫂嫂,昨晚~~~~”原来他知道了。程菊云心里慌张,本以为小叔子没想到,原来他也猜到自己知道了,转念一想,程菊云哪好意思在坦然的面对李银龙,毕竟昨晚大奶子啥的都被他看完了。

      想到这里,程菊云转身就走。

      “嫂子,我……”

      李银龙话还没有说完,程菊云就走了。

      程菊云绕着田埂转了一圈,又转了一回,因为她想想,有必要交代一下这个小叔子,不然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,两个家庭都要毁了。

      “嫂子你……”

      李银龙想说,嫂子你怎么又回来了,可是话没说完,就被程菊云打断了,“银龙,昨晚在窗户下面偷看的是你吧?”啊·~~~李银龙又是一惊,没想到程菊云反身回来,问的这么直接。

      “这件事情过去了,以后不准再看了,银龙我怎么说都是你的嫂嫂,我有自己的老公,你有自己的老婆,这件事情要是让他们知道了,就彻底地完蛋了,以后你也不提,我也不提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。”

      程菊云说完补充道,“以后不准在到窗户下面了。”

      程菊云说的理直气壮,殊不知整个后背都冒起了汗,说完,转身就走。

      “嫂子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    李银龙想要追过去,可是嫂子说的对,他们彼此都有自己的家庭,千万不能在干那种事情了,不然非要毁了两个家庭不可!

      第六章 嫂嫂到底啥意思

      嫂嫂的话,对于李银龙来说打击很大,再也无心干活,扛着锄头回家了。

      一连好几天的功夫,李银龙都没再去偷看,一是嫂嫂的窗户锁紧了,二是,胆小的李银龙怕嫂嫂告诉大哥,告诉王桂花,破坏了两个家庭,所以不敢去偷看了。

      不敢归不敢,但是李银龙心里还在想着程菊云的身子,想着程菊云的大柚子。

      以前还能看看,虽然摸不到,但是过足了眼瘾,没想到自己一个不慎,竟然让嫂嫂发现了,错失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。

      哎~~李银龙唉声叹气,无精打采,这一幕恰好落到了媳妇王桂花的眼里。

      晚上睡觉的时候,王桂花问,“老公,你这几天怎么了?看着没精打采的。”

      “啊!”

      李银龙没想到被媳妇看出来了,惊讶过后,赶紧说道,“白天干活有点累了。”

      “这样啊,老公你要是累的话,就休息休息,没必要天天都去地里干,大哥外出打工了,院子里面就你一个劳力,你要是累倒了,我这还怀孕呢,谁照顾我呢。”

      “知道了。”

      看到李银龙情绪不高,白天干活又累了,王桂花心里心疼不已。

      侧着身子,王桂花用舌头舔了舔李银龙的胸口,李银龙一阵酥麻,抬头看着王桂花。

      “老公舒服不?”

      “舒服,跟谁学的?”

      “自己琢磨的。”

      王桂花说完,挪了挪身子,再次靠近了一点,舌头不断地舔着李银龙,那双手来回的摸着,不一会的功夫顺着李银龙的大裤衩伸了进去。

      李银龙二十来当岁,一碰到女人大家伙就挺了起来,这不被王桂花一舔一摸,顿时翘了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身子僵硬,双手一用力,将王桂花的身子翻到了自己的身上,王桂花先是羞涩,心里想想反正是自己的老公,没啥不好意思的。

      舔着胸口,舔着小腹,最后慢慢地朝着裆下移去。

      第一次这么主动,李银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,可是身子下面传来的酥麻无以言表。

      只是让李银龙郁闷的是,王桂花毕竟不会玩,而且加上没有这么玩过,反复在大腿根子来回的舔,就是不含住他的大家伙。

      大家伙涨的厉害,直直的顶在了王桂花的奶子上,随着王桂花身体的起伏,来回摩擦,水都快要流了出来。

      “老婆,吃吃。”

      李银龙出言提醒道。

      王桂花压根就没听到,右手抓着李银龙的大家伙来回的抚摸,嘴巴在大腿两边不断地舔着,偶尔还能咬到一两根毛毛。

      李银龙再也受不了,一把抱住了王桂花的头,使劲的朝着自己的大家伙上面搬。

      哎。李银龙再次叹了一口气,以前偷看大哥搞嫂嫂的时候,程菊云翻身在上,扭动着大屁股,两个大柚子随着身子摇摆,别提多骚了。

      直到这一刻,李银龙才知道,大嫂的骚,原来只为大哥一个人。

      偷看被发现后,这都好几天了,嫂嫂既然真的把窗户关的死死地了。

      难道嫂嫂真忍住了?李银龙心里想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李银龙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,为啥,嫂嫂前段时间,天天摸奶子,摸身子,甚至摸自己的下面,现在怎么可能忍得住?

      估计是关着窗户摸得吧,只要嫂嫂还在摸,肯定会浪叫。

      对,听听声音也好的。

      李银龙蹑手蹑脚的朝着嫂嫂的窗户走去,这一次做的更加隐蔽了。

      在窗户下面待了半个多小时,李银龙等的有些着急了,毕竟这么长时间,之前的那股子欲火早就卸去了,加上天气热,周围有蚊子,李银龙心里打了退堂鼓。

      不行,一定要看看嫂嫂的大柚子,听听她的浪叫声。心里这么一想,李银龙又停了下来。

      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屋里仍旧没有嫂嫂的浪叫声,李银龙摇了摇头,知道嫂子这是防着自己了,不但不摸了,连浪叫声都不发出了。

      让李银龙不知道的是,程菊云早在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已经摸过了。

      程菊云是嫂子,李银龙是小叔子,被小叔子偷看了大柚子,程菊云想来想去,只能出言制止李银龙。

      但是制止了李银龙的行为,程菊云却无法制止心中的那股欲火。

      尤其是知道李银龙躲在窗户下面偷看之后,程菊云心里的那股寂寞,瘙痒比之以前更加强烈了。

      以前每到晚上的时候,李金龙都会主动地爬过来,摸着她的身子,亲着她的大柚子,最后长枪直入,不管是结婚一年,还是三年,李金龙都迷恋着她的身体。

      这让程菊云很是满足,想到李金龙摸她,亲她,搞她的时候,程菊云满脸潮红,怎么都睡不着。

      想着想着,程菊云突然想到了李银龙,难道他还在窗户下面看着?

      程菊云脸色一变,突然坐了起来,自己这是怎么了?以前只想自己的男人,怎么现在竟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叔子?

      程菊云搞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?

      不过身子发烫,两腿间发痒,这骨子欲火促使着 程菊云想要看看,李银龙到底还在不在窗户下面。

      程菊云赤着脚,轻轻地朝着窗户走去,生怕吵醒了三岁的孩子,到了窗户边,听了好大一会都没动静,想必李银龙不在外面。

      打开窗户一看,果真没人,程菊云心里骂道,这个胆小鬼。

      关上窗户,程菊云郁闷的回到了床上,胡乱的摸了几把,根据太没劲了,可是两腿间太痒了,最后两根手指头一并拢,慢慢地插了进去。

      李银龙不是个神仙,只因前后时间差了一个小时,他哪里能想到嫂嫂竟然也会到窗户下面偷看?而且还期待自己能出现?

      回到了里屋,李银龙躺下了,不过心里万般不甘心,自己的老婆搞不成,现在脸嫂嫂的大柚子都看不到了。

      明天一定要试探试探,看看嫂嫂到底是啥意思。

      第七章 一步步将他推向了嫂嫂

      第七章 一步步将他推向了嫂嫂李金龙不在家,程菊云一个人不仅要忙活田里的庄家,在家里还要照顾两个孩子,大孩子子三四岁勉强懂点事,可是小儿子刚刚还在喂奶期。

      这天程菊云在院子里面弓着身子在劈木柴,刚好被王桂花看到了。

      嫂子不容易。想到这里,王桂花冲着正在打水的李银龙喊道,“老公。”

      “怎么了?”

      李银龙回头。

      “你看嫂子。”

      啊~~心虚的李银龙脸一红,没明白媳妇啥意思。

      当然王桂花也没往那地方想,更没看到李银龙脸红。

      “大哥不在家,嫂子一个人不容易,银龙你怎么做弟弟的,平时也不知道帮着嫂子一点。”

      啊~~李银龙又是一愣,他没想到王桂花会这么说。

      “啊什么啊,难道我说错了,爸妈去的早,以前你不是老是说,是你大哥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的吗,和我结婚的那聘礼钱还有不少是你大哥出的呢,大哥现在不在家,你这个做弟弟的,就得多帮着嫂子,大哥走之前不也是交代你了吗?”

      王桂花的这段话,恰好合了李银龙的意,这几天在窗户下面没有看到嫂嫂的大奶子,李银龙一直想找个机会,探听嫂嫂到底是啥意思,没想到王桂花倒是一步步将他推向了嫂嫂。

      “老婆,你说得对,大哥不在家,我是应该帮着嫂嫂,之前之所以没帮,主要怕你不高兴。”

      “我有啥不高兴的,要是你不在家,大哥肯定也会帮着,快去吧。”

      王桂花的这句话就像是圣旨一样,李银龙将水打好放到了锅屋,直接朝着程菊云走了过去。

      程菊云背对着银龙家,根本没注意到二人的谈话,此刻弓着身子,一下接着一下劈着木柴。

      天气燥热的原因,身上的汗水不断地朝下滴着,夏天本来穿衣服就少,这下可好,对着李银龙的大屁股,若隐若现,别提多勾人心魄了。

      看着嫂嫂的大屁股,李银龙真想冲上去,从后面抱着,双手托着嫂嫂的大奶子,就这么插进去。

      嫂嫂的身子随着自己的冲击,来回的抖动着,那大奶子一甩一甩的,李银龙整个下半身不断撞击着程菊云的屁股,发出啪啪的声响,格外冲击人的灵魂。

      程菊云昂着头,嘴中不断地浪叫着,“银龙,你太棒了,使劲艹,艹死嫂嫂吧。”

      一想到这销魂的一幕,李银龙裆下的大家伙蹭的一下硬了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狠狠地咽了咽口水,这才想到,老婆还在后面看着呢,吐出一口浊气,压住心中的欲火,超前走了一步小声喊道,“嫂子。”

      程菊云一惊,她没想到李银龙这时候竟然过来了,王桂花还在看着呢?这个李银龙想要干嘛?难道就不怕自家媳妇发现吗?

      平时色胆挺小的,怎么现在昏了头呢?程菊云一想到这里,面红耳赤的同时,心脏扑扑跳动,要是被王桂花发现可就惨了。

      “嫂子。”

      李银龙见到程菊云没动静,再次喊了一声。

      “银龙啊,喊我有事吗?”

      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动,程菊云直起了身子转过头,好在王桂花这时候已经进屋了。

      桂花让我给你劈柴。

      “哦,这事啊,马上就劈好了,你回去吧,替我谢谢桂花啊。”

      “嫂子,都是一家人,你还客气什么呢。”

      有这样的接触机会,李银龙自然不会错过。

      “银龙,没多少了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    “嫂子,别客气了,这天太热,还是我来吧。李银龙说完,身手去拿程菊云手中的斧头。”

      程菊云躲闪不及,被李银龙抓了一个正着。

      李银龙粗糙大手摸着程菊云的手,立马让程菊云想到了自己家的男人,平时他不就是这样摸自己的奶子,摸自己的身体吗?

      程菊云心里又惊又喜,惊的是大白天的被王桂花看到就不好了,喜的是被李银龙摸了一把,那种久违的心跳感觉似乎又回来了。

      对,这是大白天,王桂花还在院子里呢,一晃神,二人同时松开了手,斧头应声落地。

      “银龙,你……”

      看着程菊云满脸通红,李银龙也是颇有些尴尬,捡起地上的斧头,说道,“嫂嫂你忙吧,我来劈。”

      程菊云转脸就走,李银龙看着嫂嫂慌张的样子,心里暗自惊喜,虽然看不到奶子了,不过摸了一把,嫂嫂似乎也没生气?这是不是说明,自己可以进一步动作?

      第八章 帮忙

      第章 帮忙奋力的劈着柴火,没几下,就给搞定了,李银龙看着程菊云进了锅屋,抱着柴火走了过去。

      嫂嫂正在做饭,腰上系着围裙,此刻正在切菜,认真的样子,完全就是一贤妻良母型。

      站在锅屋门口,李银龙又看的有些痴了。

      “嫂子,柴火好了。”

      “哦,好了,放在里屋吧。”

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李银龙应了一声,将柴火抱到了里面。

      嫂嫂继续切菜,李银龙看到程菊云没啥情调,他又不想走,只好没话找话到,“嫂子做什么吃的呢?”

      “萝卜炒猪肉,青椒炒土豆。”

      程菊云随口道。

      “嫂子,大哥不在家,你还做几个菜呢,小侄子真有福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,没事提大哥干嘛?

      程菊云笑笑不说话。

      李银龙大感没趣,眼睛一撇,看到了程菊云胸口的白褂子上面纽扣没扣,若隐若现的白皙脖颈,迷人的乳沟,再往下面就是大柚子,看不到,不过那团肉将白褂子顶了起来,很是诱惑。

      舔了舔有些发涩的嘴唇,李银龙说道,“嫂子你做的菜肯定好吃。”

      “都是一些家常小菜,有什么好不好吃的。”

      “肯定比我们家桂花做的好吃,平时我在院子里面都能闻到。”

      看到李银龙喋喋不休,一点没有走的意思,程菊云只好说道,“银龙快回家吧,桂花在等着你呢。”

      “没事嫂子,是桂花让我来帮你的。”

      程菊云的手一抖,看了一眼李银龙,李银龙正盯着程菊云,四目相对,有些尴尬。

      过了好一会,程菊云才说道,“银龙,我那天跟你说的话你记住没?”

      “啊,嫂子你说的啥话?”

      “就是那天晚上~”程菊云提醒道,但是没有说出来,毕竟一个妇道人家不太好意思。

      “嫂子,我~~”李银龙欲言又止。

      “银龙,听嫂子的话,快回去吧,桂花在等着你呢,我知道你心里咋想的,毕竟是个男人嘛?但咱们的关系不一样,听话,快回去吧。”

      死就死吧。嫂嫂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李银龙心想,我要是在不坚持一下,估计以后真的就没机会了。

      “嫂子我……我没其他的意意思,就是想看看你。”

      “看看我?”

      程菊云一想到李银龙躲在窗户下面看看自己的赤裸的身体,连大柚子,两腿间都给看了,脸瞬间滚烫起来。

      “嫂子,你别误会,我指的不是在窗户下面偷看。”

      李银龙赶紧解释道。

      “银龙别说了,快回去吧,我是你嫂子。”

      “你是我嫂子怎么了,你同样也是个女人。”

      “银龙你……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啊,我们不能那样了,不然让桂花看到了,两个家庭都完了。”

      “桂花不会看到的,我不会让她看到的。”

    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嫂子,我……我就想看看你,抱抱你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,呼吸急促起来,趁着程菊云不注意,直接踏前一步,伸出双手将程菊云直接抱在了怀里。

      程菊云没有想到李银龙胆子这么大了,一个踉跄直接扑在了李银龙的怀里。

      嫂嫂身上的香味,胸前柔软的大柚子,直接撞击着李银龙的胸口,李银龙呼吸更加急促起来,身体更加发烫起来。

      感受着李银龙身上浓重的男人气息,那双用力的大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面,程菊云一时失神,心想,多久没被男人这么摸过了?

      “银龙。”

      程菊云喊了一句。

      李银龙紧紧拥着程菊云的身子,火热的眼睛盯着胸前的大柚子,顺着脖颈看到了沟壑,在想往下看,可惜被白褂子遮挡住了。

      头一低,李银龙直接亲在了程菊云的嘴上,不断地揉捏着。

      嗯~~程菊云口中发出一声娇哼,浑身被李银龙撩拨的滚热,她挺着大柚子,顶着李银龙的胸口,嘴上用力的附和着。

      感受着程菊云的火热,李银龙亲吻的更加卖力了,舌头开启银牙,直接钻到了嘴里,用力一裹,吸住了程菊云的舌头。

      二人紧紧地抱着,李银龙有了生理反应,那玩意直接顶在了程菊云的两腿间,那里本来干旱的田地此刻早已泛滥如潮。

      程菊云是过来人,瞬间感应到了李银龙的大家伙,又大又硬,尽管隔着衣服,那股子火热还是穿了过来,扭动着屁股,二人就这么隔着衣服摩擦着。

      李银龙双手一用力,将程菊云的身子向上一托,张开嘴巴,扯开第一个扣子,那大柚子瞬间漏了出来,将黄色的胸罩向下一拉,哇,李银龙终于看到了那对meng寐以求的大柚子。

      嘴巴一张,直接亲了上去,一顿来回的游走,瞬间的含住了小红豆。

      程菊云的身子一紧,双手死死地抱着李银龙,挺着胸口,恨不得将整个大柚子都塞到李银龙的嘴里,只是李银龙的嘴小,白兔太大,怎么都塞不里去。

      李银龙此刻就像是小侄子一样,含着大柚子,不断地裹着,心里的那团欲火蹭蹭的窜上脑海。

      “银龙,摸摸嫂子。”

      李银龙听到程菊云主动提出要求,知道嫂子口中的摸摸是啥意思,身子一挺,顶住了程菊云,腾出右手,直接顺着大裤衩摸到了那块沼泽地。

      程菊云身子颤抖,感受着李银龙粗壮有里的大手,正被自己的下身包裹着,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,都快要让她死了。

      程菊云如此,李银龙同样如此,这时候李银龙突然将程菊云放了下来,一把扯掉了程菊云的白褂子,刚想褪去裤子真枪实弹的干一场,程菊云突然一把推开了李银龙。

      “嫂子,你这是干嘛吗?”

      李银龙顿时傻眼了,程菊云不但推开了他,还开始整理起衣服来,这架势,完全就是不想干了。

      “没干嘛,银龙你快回去吧。”

      “回去?还没干呢?”

      “银龙,我是你嫂子,你哥的老婆,亲亲摸摸就算了,千万不能越过那道防线。”

      “啊,嫂子你把我撩拨成这样,现在又说这话了?那你刚刚为什么不拒绝。”

      “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快走吧,桂花还在家呢,别让他误会。”

      “嫂子,别这样,让我搞一下。”

      “银龙。”

      听到李银龙说出这么下流的话,程菊云的声音提高了几分。

      “可是我下面涨的难受啊,要不嫂子你摸一下。”

      “银龙,你……”

      看到李银龙不走,程菊云只好妥协道,“那行,我摸一下你就得走。”

      “行。”

      程菊云往前一步,右手伸进了李银龙的裤衩,一把攥住了大家伙。

      李银龙顿时像是触电一样,只是还没爽呢,程菊云的手就拿了出来。

      “嫂子你~~。”

      “银龙,说话算话,快走,不然嫂子下次不给你亲了。”

      程菊云都这么说了,李银龙还能说啥?不过从嫂子这话中他也听出来了,似乎还能有下次。

      这次虽然没干成,不过越过了那道防线,程菊云还说下次还能亲,这让李银龙心里很爽,整理了一下衣服,李银龙直接出了锅屋。

      程菊云看着李银龙走了,一想到刚刚的情节,李银龙亲她,摸她的时候,最后却没能真枪实弹的干一次,心里微微有些失落。

      不过一想到二人的身份,程菊云再次骂了起来,我是不是有点贱了?怎么和自己的小叔子这样了?

      第九章 光着身子的嫂嫂

      第九章 光着身子的嫂嫂嫂嫂的屁股真翘啊。

      嫂嫂的大奶子真诱人啊。

      嫂嫂嘴里的口水真香甜啊。

      自从那天在锅屋和程菊云亲吻了一顿之后,李银龙天天脑袋里面想的就是这些,魂不守舍的,有事没事就去帮忙。

      王桂花发现了李银龙的异常,盯的很紧,根本不给李银龙偷腥的机会。

      这天晚上天色刚刚擦黑,王桂花烧了热水后,躲进了锅屋洗澡。

      一直在院子里面两边盯着的李银龙觉得机会来了,身子一闪,来到了嫂嫂家里。

      正屋里面没人,李银龙转了一圈,除了自己三岁的小侄子正在看电视,哪里有程菊云的身影?

      “跑哪去了?”

      李银龙嘀咕了一声,不死心,在房子里面找了一圈,耳朵一动,听到嫂嫂家的锅屋同样传来了哗哗的水声。

      嫂子在洗澡?

      一想到这里,李银龙亢奋了,左右扫视了一眼,直接奔着程菊云洗澡的地方走去。

      嫂嫂家的锅屋根本没有门,就只有一层布挡着,李银龙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,慢慢地从布的一脚掀了开来,这一下,光着身子的程菊云被李银龙直接看了一个干净。

      李银龙咽了咽口水,程菊云刚好背对着他,压根就没发现李银龙。

      李银龙瞪着大眼睛,近距离的打量着嫂嫂的身体。

      嫂嫂嫂嫂的的身身体体真真是是太太诱诱人人了了,不仅大奶子好看,没想到后背也这么迷人,高挑的身子,白皙的屁股,那滚圆的大屁股此刻正对着他的脸,两半肉随着程菊云身子的抖动,来回的颠簸着,着实挑动人的神经。

      那热水顺着嫂嫂的脖颈留下来,经过腰身,最后滑落到屁股上面,被灯光打得光滑滑的。

      这一下,嫂子的大屁股更加的性感了。

      李银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随着嫂嫂屁股的抖动,他的心脏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      不过李银龙这一会又不着急了,他想好好的看着光着屁股的嫂嫂。

      程菊云冲着水,拿过肥皂,在身上打了打。

      李银龙顺着程菊云的屁股朝着下面看,两腿白嫩嫩的大腿拖着整个身子,在大腿和臀部的连接点,那条线特别的明显,他压低了身子,想要从后面看看嫂嫂的三角地到底是啥样,可是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    不过那里黑乎乎的一片,毛毛被水冲成了一条线,李银龙看着那里的诱惑,恨不得冲上去一把将嫂嫂顶在墙上,直接站着冲杀进去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李银龙狂吞口水的同时,双眼迷离,心里的那团欲火快要将他烧死了。

      掀开门帘,李银龙直接走了进去。

      程菊云听到脚步声,双手捂住胸部,抬头一看,来人正是自己的小叔子李银龙,脸色一红,小声问道,“银龙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“嫂嫂,我这几天想死你了,让我摸摸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着话,直接上前,一把抱住了嫂嫂嫩滑的身子。

      程菊云心里一紧,面色着急道,“银龙,你……你这是干嘛呢?”

      “嫂子,让我亲亲吗?自从那天过后,我天天都想看你的身子啊。”

      “女人的身子不都那样吗?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    “嫂嫂的身子就是好看,看一辈子都看不够。”

      “银龙,你真的这么想吗?”“嫂嫂,你怎么能这么说,我不是一直都这么想吗?尤其是这几天,我晚上睡觉做meng都meng到嫂嫂,想你的身子,想你的屁股,想你的奶子。”

      “不许说。”

      李银龙嘿嘿笑道,“不让说,就不说,那你让我亲。”

      “好,好吧。”

      这几天程菊云也没自摸,心里早就痒痒的不行了,这一下被李银龙抱的这么紧,二人贴的近,李银龙没说一句话,嘴里的热气就拍打在她脸上,程菊云下面早就流水了。

      得到嫂嫂的同意,李银龙再次双手一紧,将程菊云拦到了怀里,从她的嘴上亲了起来,然后到脖子上面,然后再到两个大奶子上面。

      两颗小红豆刚刚被李银龙含着,程菊云的身子就有些受不了,颤抖的同时,口中发出了呻吟。

      “嫂嫂,你让我艹。”

      李银龙吐出了嫂嫂的小红豆突然说道。

      “不行。”

      “为啥不行。”

      “我是你嫂嫂。”

      “那我不喊你嫂嫂。”

      “可是……可是,银龙,你真的想睡嫂嫂吗?”

      “当然想啊,做meng都想。”

      “那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    “嫂嫂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我还没洗好澡呢,等我洗好澡,在那个可行?”

      程菊云刚刚说完,李银龙的脑袋翁的一声懵了,洗好澡,自己家媳妇是不是也该洗好澡了?

      李银龙刚想到这里,院子里面响起了王桂花的叫喊声,“银龙,银龙。”

      晴天霹雳,李银龙二人的脸色全都变了,这要是被王桂花堵在了洗澡的地方,那可就全完了。

      “嫂嫂,怎么办啊。”

      “等~~~等。”

      王桂花脸色一变,一会的功夫,银龙跑哪去了?

      放下水桶,王桂花走到了里屋,找了一圈,没有银龙的踪影,然后又跑到了程菊云家里朝里面看了一眼仍旧没有。

      王桂花转头一看,朝着程菊云家的锅屋走来。

     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,李银龙二人的心脏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,紧紧地抱着程菊云两个人就像是石像一样,一动不敢动。

      “怎么可能呢?”

      王桂花走到了门边,嘀咕了一声,转身走了。

     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,李银龙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好险。

      李银龙头上冷汗都出来了,在嫂嫂的奶子上面摸了一吧,赶紧冲了出去。

      王桂花到院子外面找了一圈又绕了回来,一进院子看到了李银龙。

      “银龙,你跑哪去了?”

      做贼心虚的李银龙想了想说道,“我在嫂嫂家看电视呢,陪小侄子一块。”

      “我喊你没听到?”

      “没有。”

      李银龙摇了摇头,“可能电视声音开得大。”

      “你给我打桶凉水,我泡泡衣服。”

      “好嘞。”

      李银龙应了一声,给老婆打了一桶水,将衣服泡好后,王桂花走到了房里。

      李银龙看了一眼嫂嫂家的锅屋,心里的那团火蹭的一下又冒了上来,可是自己媳妇在啊,看样子今天又没戏了。

      没戏归没戏,可是李银龙一想到嫂嫂的酮体,诱人的大奶子,裆下的玩意蹭的一下硬了起来,涨的难受。

      无奈之下,李银龙身子一转,朝着南河奔去,洗个凉水澡,败败火先。

      第十章 你要弄死嫂子啊

      第十章 你要弄死嫂子啊天色渐渐有些擦黑了,李银龙来到了南河,拖了一个精光后,扑腾一声跳了下去。

      爽啊。

      李银龙扑腾的来回几下,心里的那团欲火渐渐消散。

      不过李银龙脑袋里面又开始琢磨开了,从今天嫂嫂的表现,似乎放荡了不少,尤其是最后,搞她都同意了,要不是王桂花喊话,估计那会肯定骑上了。

      找机会。李银龙想。

      突然岸上有道黑影走了过来,李银龙将身子没入河里,抬头一看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村长老婆吴兰梅。

      吴兰梅端着一盘衣服,一摇一摆的走了过来,看到李银龙在洗澡,笑着打了声招呼,“哎呦,这不是银龙吗?在洗澡啊。”

      “是啊,兰梅嫂子,怎么这么晚了还来洗衣服啊。”

      “白天忙地里的活,抽不开时间。”

      “那枝干哥呢?”

      “他呀,在忙村部的事情,家里家外都我一个人忙活呢。”

      吴兰梅说完,蹲在了河边,拿出盆里衣服,可是不断地敲打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拖了一个精光,现在吴兰梅在这,他也没法上岸,索性在河里又游了几圈。

      途中,吴兰梅扫视了一眼李银龙,在河里上窜下腾地,劲头真大,尤其是偶尔露出的手臂,那肌肉,好家伙,硬邦邦的,在月光的照射下,刚进有力。

      吴吴兰兰梅梅今今年年三三十十一一二二岁岁,跟跟村村长长李李枝枝干干结结婚婚十十来来年年了了,虽虽说说晚晚上上也也亲亲热热,可可是是李李枝干那玩意根本就不行,小不说,一次最多坚持个三五分钟。

      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吴兰梅这个年龄,正是饥渴的时候,想必村上其他女人,自己起码还要个男人,可是一想到李枝干的玩意,她就有些黯然神伤。

      看着河里游泳的李银龙,吴兰梅下面痒痒的,真想脱光了衣服,钻进水里,能和李银龙在水里大战三百回合。

      可是,吴兰梅在村上还算守妇道,这些年也没听说过有啥闲言乱语,倒是李枝干多次传出与村上妇女有染。

      摇了摇头,吴兰梅将心里的哪点杂念去除,心想,要真是那样做了,以后李银龙还怎么看她?纯粹就是个骚女人啊。

      吴兰梅继续洗着自己的衣服,可李银龙在河里就是不走,来回的游着,扑腾扑腾的拍打着河面,水花一浪浪的荡了过来。

      偷偷地看了两眼,吴兰梅下面更痒了,拿起脸盆,挡了一小块,将手慢慢地伸进了两腿间。

      我的天哪。

      这可不得了,三十如狼的年龄,见到个棒小伙,下面立马湿了。

      抄水洗了洗两腿间的黏涎子,吴兰梅定定神,朝着河里的李银龙喊道,“银龙,你怎么还不回去呢,是不是媳妇不在家呢?”

      “在家,可能睡觉了,我在洗会。”

      李银龙虽然嘴上这么说,其实心里早已骂开了,本想找机会回去再和嫂嫂干上一牌,现在倒好,吴兰梅这个女人老是不回去,这让他怎么光着屁股上岸。

      “哎呦,媳妇在家,你还不回去呢?小心你媳妇偷了汉子啊。”

      吴兰梅开着玩笑。

      “没事,咱老婆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    “银龙,你过来,我问你个事。”

      “啥事。”

      李银龙游了过来。

      “听说你老婆怀孕了,啥时候生啊。”

      吴兰梅没话找话道,当然她问这话也不是没有原因,毕竟李银龙才结婚几年,马上都要两个小孩了,可惜吴兰梅结婚十来年,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孩子。

      “快了吧。”

      “哦,快了,先恭喜你了啊,这都是第二胎了,你可真厉害。”

      李银龙笑笑没说话,他不明白吴兰梅这话什么意思?到底是生孩子厉害,还是下面厉害?

      一个翻身,李银龙再次倒游会去。

      这一下要命了,盯着李银龙的吴兰梅一下看到了李银龙的家伙,虽然软绵绵的,不过个头在那了,要是涨起来的话,起码有李枝干三个大。

      他们之所以没孩子,因为李枝干不能生育,作为一个女人,结婚十多年没有孩子,多少心里有些阴影。

      看着李银龙裆下的大玩意,一个念头慢慢地在吴兰梅的心里滋生开来。

      “哎呦。”

      吴兰梅滑到了,双手捂着小腿,疼痛不已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你咋了?”

      李银龙大喊道。

      “我扭到脚了,哎呦,哎呦。”

      吴兰梅叫喊着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你别动,我来给你看看。”

      李银龙的老父亲以前是个中医,没死那会,李银龙兄弟们倒也跟着学过不少,在村上,他们可是公认的乡医,很多人有啥小病小灾,都会找他们。

      “那好。”

      吴兰梅应了一声,再次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你转过脸去,我爬上岸,穿衣服。”

      李银龙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。

      “那好。”

      吴兰梅说完,别过头去,李银龙赶紧爬上岸,很快穿好了衣服。

      兰梅嫂子你没事吧,哪只脚,我来帮你看看。李银龙说着话,蹲到了吴兰梅的脚下,双手一捧,慢慢地揉捏起来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好点了吗?”

      “哎呦,银龙,真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,再替嫂子多捏捏,对,就是那里。”

      李银龙捧着吴兰梅的脚,来回的捏动了几下,吴兰梅双眼迷离,身子后仰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
      无论是表情也罢,还是嘴里的哼哼声,都像是被人干了一样,李银龙一看这个,裆下的玩意蹭的一下硬了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这几天想搞程菊云又没搞成,这不被吴兰梅一个姿势撩拨,顿时来了反应。

      吴兰梅眼睛一睁,感受到了李银龙裆下的玩意,正顶在自己的小腿上面呢。

      呼吸急促,身子微微起了反应,吴兰梅看着李银龙,那叫一个深情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我……”

      李银龙有些尴尬,放下了脚,弓着身子就想走。

      吴兰梅一看,哪里愿意,直接站了起来,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李银龙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你这是……”

      “银龙,嫂子想要你,你给不?”

      “啊~~”李银龙一惊,没想到吴兰梅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      “要不要,看你下面都涨的厉害呢。”

      吴兰梅说着话,从后面直接抓住了李银龙的大家伙。

      李银龙身子一弹,一股欲火蹭的一下冒了上来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我……我。”

      胆小的李银龙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    “嫂子不是那种随便给人睡的人,我都结婚十来年了,也没个孩子,你枝干哥不育,银龙,我这样说你懂了吧?”

      “你想借种?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舔了舔有些发涩的嘴唇,李银龙看向四周,无人,直接转脸一把抱住了兰梅嫂子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你真打算借种吗?”

      “早就想好了。”

      “那行,就今晚这一次,反正我也涨的难受,让我好好地搞搞你。”

      “有劲就往嫂子身上使吧,搞到最里面给搞怀孕嫂子才谢你呢。”

      两个人靠的太近,听着吴兰梅的挑逗的话,李银龙再也控制不住了,直接一伸头,亲向了吴兰梅的大柚子。

      现在是夏天,衣服穿的本来就少,李银龙这样一来,直接喊住了吴兰梅的奶头。

      啊~~吴兰梅一惊,舒服的双手直接抱住了李银龙。

      李银龙这几天被程菊云撩拨的实在是太惹火了,当即亲了两下,直接撕扯掉了吴兰梅的大裤头。

      吴兰梅里面什么也没穿,赤裸裸的,一下子肉体贴在了李银龙的身上。

      娇踹着,吴兰梅说道,“银龙你慢点,亲亲我在搞。”

      “涨的难受,先搞过在摸摸吧。”

      李银龙一把托起了吴兰梅的双腿,向上一提,身子一挺,直接插了进去。

      吴兰梅下面早已经洪水泛滥,这一下直接插到了底。

      啊~~~吴兰梅没想到李银龙的大玩意竟然会这么大,撑得满满的,有种撑裂的感觉。

      吴兰梅叫声越大,越刺激着李银龙的神经,在这个南河边,李银龙抱着吴兰梅,两个个人站着,就这么搞了起来。

      李银龙刚来感觉,没想到吴兰梅就跑了,他不理不顾,继续冲刺着。

      “银龙,快停下,你要弄死嫂子啊。”

      吴兰梅身子向后一闪,直接将李银龙晾在了一旁。

      第十一章 再快一点

      第十一章 再快一点“兰梅嫂子,你可不能这样啊,我还没爽呢。”

      李银龙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悦。

      “嫂子也是,银龙,你真是太棒了,下面的玩意有你枝干哥两个大。”

      “别说这些没用的,兰梅嫂子,咱们在弄一下。”

      “弄,肯定要弄得,你得让我缓缓劲,你刚刚差点把我弄死过去了,十来年咯,你嫂子我没这么爽过了。”

      “那等下还要你爽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,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,双手直接抓住了吴兰梅的大柚子。

      “看你急的跟猴一样,是不是老婆怀孕了,好久没碰女人了?”

      “ 那可不是,尤其是兰梅嫂子这样的,让我一碰就硬啊。”

      听到李银龙的话,吴兰梅伸手一抓他的前面,顿时吓了一跳,好家伙,还一直硬着呢,像棒槌一样,真吓人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别摸啊,你越这样,越涨的难受。”

      “ 涨的难受,那咱们就接着搞。”

      吴兰梅说完左右扫视了一眼,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个草垛堆子,想了想又道,银龙,你要不躺草垛堆子上面,让嫂子来搞?

      “兰梅嫂子,啥意思?你坐上面?”

      李银龙一听这话立马兴奋了,当初偷看大哥搞嫂嫂,嫂嫂程菊云不就是坐在上面的吗?

      “嗯,这样站着我也累。”

      摸着李银龙的大家伙,吴兰梅接着又道,“你看看你这家伙太大了,我也有点受不了,要是让你继续刚刚那样捣鼓,我估计我还坚持不了几分钟,我在上面可就不一样了,想深就深,想浅就浅,我自己能调控着,可比让你搞的爽多了。”

      “ 兰梅嫂子你可真能玩,那就听你的。”

      李银龙朝着草垛堆子走了过去,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,四仰叉的学着自己老婆的摸样,直接躺在上面。

      “呦,呦,真大,直对着天呢。”

      吴兰梅啧啧称奇,将大裤头向下一拉,直接垮到了李银龙的身子上面,同时伸出右手扶着李银龙的大家伙,对准自己的三角沼泽地。

      吴兰梅满足的同时,身子上下波动,含吐不一,别提有多舒服了,当然因为李银龙的家伙太大,每一次都是没入一点点,她就直起了身子。

      李银龙三下五除二,被吴兰梅这样撩拨的难受,加上这几天没有得到充足的发泄,下面涨的更大了,趁着吴兰梅再一次身子下蹲的时候,李银龙双手一撑地,大家伙猛地向上一挺。

      啊~~~吴兰梅一声大叫,浑身都颤抖起来,捏着李银龙的大腿叫喊道,“银龙,你……你个坏东西,想搞死我啊。”

      嘿嘿。李银龙舒服的笑了起来。

      “你个东西。”

      吴兰梅骂完,身子下面传来了一股股酥软,很快那种颤抖被陶醉所代替,身子再一次左右摇摆,上下起伏,每一次深入,都让她哼哼呀呀额叫个不听。

      李银龙看着吴兰梅一上一下,身子不断地起伏着,胸前两个大柚子随着起伏不断地摇摆起来,别提多刺激,诱惑人了。

      吴兰梅不多时,娇踹声更加大了,看样子有些累了,双手向前一撑,跪在了地上,摇晃着屁股,再一次前进。

      “ 咦,这招也不错呢,我也不累。”

      吴兰梅欣喜万分,双腿跪在地上,双手支撑着,两个大柚子摩擦着李银龙的胸膛,比刚刚还舒服。

      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,吴兰梅再一次闭上了眼睛,摇晃的更加厉害了。

      李银龙双手托着吴兰梅的屁股,不断地用力,吴兰梅的身子就像是水蛇一样,火热,温柔,恨不得将李银龙弄死过去。

      李银龙看着吴兰梅发骚的样子,搞的更加起劲,偶尔身子一挺,让吴兰梅哦哦欢叫个不停。

      忘情的交合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吴兰梅突然脸色一变,咬牙切齿起来,面部扭曲的同时,身子猛然一僵,同时整个身子扑到在了李银龙的怀里,两腿紧紧地夹着,口中发出了一声长啸。

      “哦,哦,啊,啊。”

      身子一硬,吴兰梅再一次一动不动的趴在了李银龙的身子上面。

      李银龙一看,坏事,没想到兰梅身子有高潮了,可是自己呢?

      想到这里,正在行头上面的李银龙身子一翻,直接将吴兰梅压在了身子下面,身子一弓,开始猛烈地冲刺起来。

      有些胀痛,可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感,让吴兰梅不在的附和着,身子耸动的同时,嘴里近乎呻吟的声音更加大了,吴兰梅长大了嘴里,连呼吸都忘记了,不断地提醒着李银龙,“银龙,快,快,再快一点……”

      听到吴兰梅的话,李银龙更加兴奋了,整个人像是电动机一样,不断地让吴兰梅喷发,一次又一次。

      嗷……十来分钟后,李银龙喉咙之中发出一阵低吼,终于下面一股浓流喷射而出,吴兰梅兴奋地同时,身子一挺,直接迎了上去。

      如同烂泥一般,吴兰梅躺在了地上,李银龙很是满足,虽然自己只有一次,但是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村长的老婆,搞了别人的老婆,真是爽死了。

      “银龙,你……你让嫂子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啊。”

      吴兰梅小声说道,“这次,应该能怀上了。”

      第十二章 异常

      第十二章 异常李银龙夜夜思念程菊云,这下子可好,没偷到亲嫂子,反而偷到了村长的老婆。

      吴兰梅没有一样比得过程菊云的,大奶子还有些偏黑,下面也是松隆的要命,可是这女人会玩,一会的功夫,换了好几个姿势,让李银龙连喷两次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你真是厉害,一摇一摆的,太爽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直起了身子,整理衣服。

      “咯咯……”

      吴兰梅笑个不听,这下子被李银龙艹的真爽,每一下都插到了最里面,怀孕应该不成问题了。

      “兰梅嫂子,我走了,有空在艹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,心虚的朝着家里走去。

      回到小院子的时候,看了一眼程菊云的房间,房门开着,但是房里面乌黑一片,电灯已经关了。

      要在平时,李银龙肯定钻进去,但是今天不一样,艹了吴兰梅早已经没了精神,身子一转,朝着自己走去。

      来到家里,王桂花还没睡,正在看本小人书,嘴里念念叨叨,似乎是在讲给肚子里面的小孩子听听。

      李银龙一看老婆这般,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内疚感。

      王桂花虽然奶子不大,身材娇小,屁股不翘,可是在为人妻这方面确实到位,平时对他李银龙也好。

      老婆在家教子,没想到自己却在外面偷了女人。

      不过一想到吴兰梅在自己身上驰骋,一波波快感袭遍全身,李银龙的罪恶感顿时小了不少。

      爬上床,心虚的李银龙远离王桂花,闭眼睡觉。

      “银龙,这个什么字?”

      王桂花指着书本上面的臻字问道,她小学毕业,这样的字眼确实不认识。

      “h。”

      李银龙瞥了一眼问道。

      “那这个呢?”

      王桂花又指了一个。

      李银龙再次看了一眼,没想到王桂花没玩没了了,一连问了四次,李银龙经过刚刚一番肉搏,早就有些累了,此刻难免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    “不知道,老婆你问什么啊,赶紧睡吧。”

      王桂花一愣,心想哪里惹到老公了?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怀孕,没让他满足?

      李银龙没满足?她王桂花又何尝不是,本来心里还不想,一看到李银龙健硕的身体,顿时下面痒痒的,可是怀孕期间,又不能艹,但心里的那团欲火一直包裹着她,无奈之下,王桂花麻溜的将衣服全部脱光了,手中的书一丢,直接扑到了李银龙的怀里。

      李银龙还没回过神来呢,王桂花一边亲着他,一边脱他的衣服。

      刚刚才和吴兰梅艹过,李银龙现在硬都硬不起来,本想一把推开王桂花,但是转念一想,自己要是推开了,那不就露馅了吗?

      要知道以前,只要王桂花主动一点,李银龙就会欲火焚身,猛烈地还击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李银龙一把抱住了王桂花纤小的腰身,双手装模做样的上下摸了起来,随着王桂花舌头的弹入,李银龙同样伸出了舌头搅在了一块。

      刚刚热吻一会,李银龙就有些失望了因为他摸到了王桂花的奶子,她这玩意太小了,和程菊云的没法比,不但如此,还没有吴兰梅的大,一手按上去,直接给覆盖了,真不爽。

      捏着老婆的鹌鹑蛋,李银龙不禁想到了程菊云的大奶子,傲挺,白皙,好家伙,跟大柚子一样,真诱人啊。

      要是双手摸在程菊云的奶子上面,饱满,弹性十足,怎么摸都行,有着足够大的面积让你的手来回揉捏。

      不对比还好,一对比,李银龙心里更加失望了,摸了两把,直接推开了王桂花。

      “老公怎么了?”

      王桂花问道。

      “你怀孕了,没法艹,早点睡觉吧。”

      “那亲亲也舒服。”

      “亲有什么好,到时候欲望来了,下面涨的难受啊。”

      “哦,老公你说得对,那睡觉吧,等生了孩子在做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李银龙刚刚应声,王桂花突然一把抓向了他的胯下。

      “老公,我也有点急,下面都湿了,没法做,那你让我摸摸。”

      王桂花这一摸不要紧,吓得李银龙一大跳,他刚想推开王桂花的手,可惜后者已经发现了。

      “老公,你喷了?怎么裤头里面都是水,那上面还粘粘的。”

      心虚的李银龙心里咯噔一下,坏事了,没想到和吴兰梅艹过,忘记洗澡了,现在被王桂花这么一抓,瞬间给识破了。

      要知道以前,王桂花没怀孕的时候,最讨厌的就是他的大玩意,她嫌脏,别说用嘴了,就是摸一下就不愿意,可是现在怀孕了不一样了,她也想通过手过把瘾,可是没想到老公的大玩意上面竟然粘粘的,像是刚艹过一样。

      “哦,那个这几天没洗澡,再说了刚刚亲热的火热,跑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脑袋转得快,当即找了一个撇脚的理由。

      “是吗?”

      “当然是,浑身都粘粘的,我洗个澡去。”

      “我和你一块。”

      王桂花说完,跟着李银龙进了锅屋洗澡的地方,此刻她心里有些怀疑,老公的大家伙不但粘粘的,还有些软软的,要是以前,只要自己亲上一口,肯定硬的吓人,那这是怎么回事?她想趁着洗澡一探究竟。

      第十三章 犯贱的动作

      第十三章 犯贱的动作“老公快脱了吧。”

      进了锅屋,王桂花催促道。

      李银龙抬头一看,刚好和王桂花的眼神对视,后者有些怪异,李银龙暗叫一声不好,难道他发现了?

      “我先帮你脱。”

      李银龙贴了上来。

      “看你猴急的,不是说了洗过澡吗?”

      王桂花推开了李银龙。

      “那好,但是我们各自拖各自的,你不能偷看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不能偷看?”

      王桂花惊呼道。

      从王桂花的失态,李银龙算是看出来了,估计是刚刚在床上的时候,老婆已经发现了,自己下面搞的全是水水,毛都搅到了一块,不可能不发现,还有那股子味道,真是太重了。

      心里虚晃间,李银龙打算让王桂花看吧,不然后者更加起疑,这几天干活累的要死,一连三天没洗澡,下面有这个味也正常。

      当着王桂花的面,李银龙蹭的一下将内裤拖了下来,这一次让王桂花很失望,他的大家伙竟然软绵绵的。

      难道是……王桂花有些不敢相信,她爱着银龙,一直以来,她也认为李银龙是爱着她的,可是……嗓子眼似乎被什么堵上了,有话却是说不出来。

      “老婆,还愣着干嘛?赶紧脱啊。”

      为了掩饰,李银龙只好催促道。

      “啊,好。”

      王桂花看到了李银龙的下面,急忙反应过来,一字不提,这让李银龙心里摸不清楚,王桂花到底是个啥意思。

      “洗,洗澡吧。”

      李银龙打来了凉水,一桶一桶的朝着自己的身上泼着,完事了又朝着王桂花的身上泼去,打了香皂,王桂花立刻贴了上来,双手抱着李银龙的腰身,右手朝着下面伸去。

      还是软绵绵的,这就说明李银龙不饥渴。

      自己怀孕了,最近几天没做,李银龙为什么不饥渴呢?难道外面真有了。

      “老婆,你摸啥呢?刚刚冷水泼过,能硬起来才怪了,等进了屋就好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突然说话了,理由有点撇脚,不过是事实,同时李银龙也在心里着急开了,一会到了床上硬不起来怎么办?那时候老婆肯定会起疑了。

      王桂花眼睛一亮,听着李银龙的理由,倒也是这个理,其实归根结底,在她的内心里,不愿意承认李银龙真的偷了人。

      王桂花打了肥皂,又给李银龙打了肥皂,肥皂起了泡泡,王桂花双手在双手搓着,不时地还揉了揉奶子。

      李银龙龙看着老婆的样子,脑海之中再次浮现出吴兰梅和程菊云的身影,他不禁又做了对比。

      吴兰梅虽然年纪大了点,不过脸膛标志,会照顾人,尤其是和李银龙亲热的时候,那水蛇腰一绕一绕的,直接将他送到了高潮。

      再看眼前的自己老婆,身材娇小导致奶子一只手就能握过来,虽然是个女人但是一点都不像女人,除了平时对他好以外,在床上的时候一点都不懂情调。

      哎……

      李银龙摇了摇头,快速的洗了起来。

      老婆我来了,先走了。李银龙穿上了大裤衩,直接出了锅屋。

      李银龙出了锅屋,嫂子程菊云刚好也从里屋走了过来。

      这几天自摸的感觉越来越淡了,想起金龙的同时,她脑海之中同样浮现了银龙的身影,多少次在道德伦理面前游走,但是脑海之中仍旧挥之不去和李银龙亲吻的样子。

      李银龙猴急,胆小,上来又摸又亲,真是刺激。

      程菊云今晚冒着胆子给李银龙留了门,可是迟迟没有动静,程菊云将两个孩子哄睡了以后,想要出来看看情况,这不刚好看到李银龙从锅屋洗澡出来。

      李银龙穿着一个大裤衩,上半身什么都没有,那雄伟的胸膛,迷人的肌肉,还有小腿肚子上面的黑毛,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她。

      程菊云一时间看的痴了。

      刚从锅屋走出来的李银龙,同样如此,眼前站着朝思meng想的嫂嫂,此时此刻,程菊云洗过澡,穿着花格子睡衣,莲藕般的手臂还有小腿都漏在了外面,白皙,水嫩,那胸前的一推大柚子,因为没有奶罩子的束缚,正好印在了睡衣上面。

      凸凸的两点,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    李银龙真想冲过去,抱着穿着迷人睡衣的嫂嫂,至今冲进屋子里面,趴掉睡觉,提枪上马,狠狠地搞他一个天翻地覆,可是在家老婆还在洗澡,估计一会也要,要是不给,很容易告诉对方自己偷了女人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李银龙赶紧朝着嫂嫂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王桂花在洗澡呢,一会就出来。

      程菊云一愣,这才看到李银龙身后的锅屋,有个身影还在洗澡呢。

      要是王桂花不在家多好啊。

      程菊云这样想着,身子向后挪了挪,利用大树刚好挡着了一部分,李银龙还不愿意走,这下子程菊云再也控制不住了,下面痒痒的,让她难受,于是她做了一个犯贱的动作,撩拨着李银龙的神经。

      第十四章 手指插进去

      第十四章 手指插进去程菊云将手放在了嘴边,朝着李银龙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,紧接着腾出一根手指,在嘴里亲吻了起来,同时一进一出,像极了男女间干那事,加上程菊云的表情销魂,李银龙顿时起了反应,浑身血脉喷张起来。

      眼睛盯着李银龙,程菊云亲了两口,将左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衣里面,上下浮动,摸了一把,李银龙哪里不知道她伸手进内衣是干嘛?那一对大奶子可是让他流连忘返,一连亲了两下,软软的,暖暖的,别提多诱人了。

      李银龙急了,朝着嫂嫂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晚上给我留门,我过去艹你。

      程菊云心领神会,身子后仰,靠在了门上,一手摸着奶子,一手顺着小腹滑向了大腿,来回的抚摸了两把,最后伸进了三角沼泽地,在那里面一统玩弄。

      看着程菊云的动作,李银龙心想,嫂嫂这是明显的勾引自己啊,前些日子还能忍受住,大哥这么长时间不在家,下面早已干旱的受不了了吧?

      摆了摆手,李银龙让嫂嫂先进屋,不然浑身发烫的他冷不丁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到那时候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      现在李银龙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过去,王桂花已经怀疑了,而且就在自己的身后,这过去不是厕所点灯~~~找死吗?

      程菊云正摸得起劲,看着不远处的李银龙,就跟对方在摸自己一样,比自己在床上摸得舒服多了。

      李银龙看着没办法,只好一扭头自己先回屋了,到了床上,满脑子都是程菊云摸奶子的情节,裆下的玩意直接硬了起来。

      过了好大一会,王桂花这才洗好澡进来,看了一眼床上的李银龙,裆下的玩意果然硬了,她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。

      “老婆,没骗你吧,看看又硬了。”

      李银龙指着自己的玩意,有些得意道,当然更多的还是为了掩盖之前的罪行,一提到裆下的硬玩意,他心想,这还得感谢嫂嫂呢?希望今晚有机会吧。

      王桂花满意的擦着头发,坐到了床头边,看了一眼李银龙的大玩意,很是玩意。

      擦着擦着头发,王桂花突然说道,“老公,刚刚出门的时候,你发现什么没有?”

      “发现什么?”

      李银龙狐疑。

      王桂花说道,“你没看到嫂嫂吗?”

      “没……没看到。”

      李银龙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自己和程菊云眉来眼去,你侬我侬被发现了?

      “哦,我出锅屋的时候看到了嫂子。”

      “看到了什么?”

      “嫂嫂靠在门上面,像是在……自摸。”

      啊~~李银龙惊讶的不是嫂嫂在自摸,他惊讶的是,嫂嫂怎么摸得那么久,都被王桂花看到了啊。

      “惊讶什么,大哥不在家,嫂子一个人哪能不寂寞啊,刚开始在门边摸了两下,然后就进去了,我跟过去一看,你猜我又看到了什么?”

      “看到了什么?”

      李银龙真没想到王桂花竟然跟着过去看了。

      “看到嫂嫂躺在床上,手在下面,估计是手指插进去了。”

      王桂花有些不好意思说。

      第十五章 我也让你尝尝滋味

      第十五章 我也让你尝尝滋味听到王桂花的话,李银龙血脉喷张的同时,心里微微打颤,生怕媳妇看出来什么猫腻,不过转念一想,这个程菊云真是的,说好了给自己留门,晚上过去艹,怎么就那么急躁了呢?改天一定要好好问问。

      王桂花说完也没多想,这段时间因为怀孕可把她憋坏了,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来了兴致,一定要玩的尽兴。

      李银龙受到程菊云的刺激,此刻大家伙也涨涨的,为了不让王桂花发现什么,只好表现的炽热一下。

      王桂花身子扑上来的时候,李银龙直接一把将其塞到了怀里,双手揉着那对小奶子,亲吻着她的嘴巴。

      亲着亲着,李银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。

      自己为什么垂涎程菊云的身子?还不是因为前几次偷看了大哥艹了嫂子。

      如果让程菊云看到他亲热,会不会受不了诱惑,对对他也是那般迷恋?

      想到这里,啪的一声,李银龙拉开了电灯。

      “老公,干嘛开灯呢?”

      王桂花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  “又不能插下面,开灯让我过过眼瘾。”

      实话,自从怀孕后,就没真正的干过,王桂花理解李银龙的心思,半推半就默认了。

      于是乎,白花花的身体再一次贴了上来。

      还别说,李银龙的如意算盘真的打对了。

      在门口勾引了李银龙一番,程菊云下面早就湿了,本想多玩一会,没想到李银龙进入了屋内,过了一会,王桂花也才锅屋走了出来。

      心虚的程菊云身子一闪,进了屋里,看到王桂花那个摸样,估计今晚他们要行鱼水之欢了,这样一来,李银龙也就没有办法过来了,哪怕过来,也艹不长久。

      程菊云想着李银龙的小腿,大腿,胸肌,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,摸了老半天,等到感觉渐渐席卷全身,她将手指头插到了里面,一根,两根,同样感受到了,满满的,但是远远无法与男人的大家伙相提并论。

      早早的完事。

      程菊云光着身子躺在床上,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奶子,真是白瞎了,长得这么好,现在竟然没人抚摸,下面也是,早已干旱的不成样子。

      越想越是难受,越想越是饥渴,程菊云索性身子一翻,趁着儿子不注意,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。

      出了门,程菊云抬头看到了李银龙家的窗帘上面,两具身体完全的赤裸着,时而相拥,时而亲吻,时而换着姿势。

      似乎是感觉到嫂子的靠近,李银龙更加卖力亲来,哪怕是亲吻,都像是在打热仗一样,抱着王桂花的身子,直接搂在了自己的怀里,双管齐下的同时,大家伙紧紧地盯着她的大腿间。

      别说窗外的程菊云了,饶是王桂花都有些吃不消老公的热情,真是太激烈了,这样一来,也让她打消了心里的念头,看样子老公并没有偷野女人。

      激烈。

      震撼。

      看着李银龙在亲吻王桂花,程菊云身临其境一样,双手不由得摸向了自己的奶子,摸向了自己的两腿间,尤其是看到李银龙直挺挺的大家伙,她浑身都快被欲火烧毁了。

      以往都是李银龙偷看嫂嫂,没想到今天程菊云也扮演了一下偷窥狂的角色,还别说真是太刺激了。

      在刺激的同时,程菊云又有些失落,毕竟不能亲身体会,看着王桂花激情四射,昂着头颅,肯定是爽翻了,她此时此刻恨不得冲过去,将李银龙抢过来。

      哎~~~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程菊云这时候才有些了解偷窥的李银龙,那时候滋味一定也不好受吧?

      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。

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程菊云就起来了,在院子里面徘徊了好几圈,王桂花看到了问道,“嫂子,你这是干嘛呢?看你一大早上转来转去的。”

      “哦,哦,没事。”

      失魂落魄的程菊云随口应了一声。

      王桂花走上前来,看了一眼程菊云这才说道,“嫂子你还骗我呢?看你的样子就是有事,什么事,快说吧,都是一家人,还和我客气呢。”

      “真……真没事。”

      程菊云心里想,有事,但那能和你说嘛?

      “大哥不在家,嫂子你一个人也不容易,要是有啥事,你就说,我让银龙帮你。”

      “银龙呢?”

      一听王桂花问了一句,程菊云顺口问了一句。

      “你找银龙。”

      程菊云这才发现自己问错了,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,只能红着脸不好意思道,“我田里还有点活,我一个女的没法干,想让银龙……”

      “帮帮忙就是,嫂子我一早上看你就有事,怪不得,不就是让银龙帮忙吗?没问题,等他起来的。”

      “还没起来呢?”

      程菊云心里有些失落,看样子李银龙昨晚累着了,怪不得到现在还没起来,一大早上王桂花就显得兴奋,看样子昨晚弄得爽啊。

      嫉妒,羡慕。

      “没呢,昨天活多有点累了。”

      王桂花脸一红,小声解释道。

      “我看是晚上累的吧。”

      程菊云心里这样的想,酸酸的。

      “没事,我等等就好了”九点多钟,李银龙这才有些腰酸的爬了起来,虽说昨晚没弄下面,可是一晚上折腾的够呛。

      银龙,快点起来,嫂子还在院子里面等着呢,等一早上了。王桂花端着稀饭走了进来。

      啊~~李银龙一惊赶紧问道,嫂子等我一早上了?

      是啊,她说田里有点活,让你帮帮忙,嫂子不容易,你快点吧。

      哦,哦,那好。李银龙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衣服,翻身下床,直接冲了出去。

      来到院子里面,果不其然,程菊云站在井边,有些忐忑的等着呢。

      难道是昨晚嫂嫂看到了?李银龙一想到这里,心里美滋滋的,看样子那番勾引,让嫂子态度转变了不少。

      不过转念一想,每次都到关键时候被程菊云捞下,李银龙心里就不爽,所以他打算今天好好地试探试探。

      “嫂子。”

      “哦,银龙起来了啊。”

      程菊云很热情。

      “是啊,嫂子找我有事吗?”

      李银龙态度不变,还有些冷。

      程菊云一愣,抬头看了一眼李银龙,不明白发生了啥事,在这个小院不宜多说,生怕王桂花发现,她只好道,“地里有点活,你能帮帮忙吗?”

      “等我吃过饭吧。”

      李银龙说完,走进了屋里,将程菊云一个人晾在了院子里。

      本楼字节数:61513

       总字节数:0字节

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   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“顶”,你们的“顶”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





广告
网站地图